化南新村的九重葛與李定一教授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化南新村的九重葛與李定一教授

 經常在政大老教職員宿舍化南新村散步的人們,都很難忘主巷弄轉彎處那一簇桃紅的九重葛,那九重葛從初春的現在,就以迎風搖曳的姿態,一路接引著夏日壯麗的火紅。

  都說植物記憶跟地景、人物相關,有好事者詢問這豔麗九重葛的來歷,才知道這九重葛是從政大歷史系教授中國近代史的李定一教授府上分枝。
此訊息來自曾任政大訓導長的閻沁恆教授口述:「那時,李教授將家中的九重葛剪給我一枝,我插枝在我化南新村老家的庭院,就長成如今的樣貌,」也已是耄耋之齡的閻沁恆教授記憶起四川籍的李定一教授個性豪邁,下課回來,喜歡擺龍門陣聊天,開講時喜歡小酌兩杯,「但是他喝的是高梁烈酒,我都偷偷地只敢喝半杯....」閻教授的笑談中,隱約可以想見當年人情味濃郁化南新村的師友之情。
 李定一教授(1919-2002),四川人,西南聯合大學大歷史系畢業,曾任台大歷史系教授、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歷史系主任兼文學院院長,1975年任教於政大歷史系及研究所,著有《中華史綱》、《中國近代史》、《中美早期外交史》、《中國近代史論叢》。
筆者在1980年初期間念政大歷史系時,也曾上過李老師「中國近代史」的課,老師上課不用課本,印象中身材壯碩的他,總是名士風範的叼著煙斗,一邊吸煙、一邊講課,講起近現代史史事,從鴉片戰爭、太平軍、清末自強運動,到辛亥運動為止,上課的內容已經遠去,但上課的氛圍:隨著裊裊煙斗香味,沈浸在李教授帶著鄉音對近代史事的臧否,總讓當時還是倜黨少年的筆者,常有身為歷史人,就要像李教授一樣能有論說天下的瀟灑襟懷。
李教授在民國75年三民書局出版、幾乎是1980年代在臺灣歷史愛好者書架上常會參考的一本《中華史綱》,後來在雜誌社工作,有著歷史癖的我,碰到與歷史的相關報導,總常常還是要拿出來摩娑閱讀。
 在這本書的序言中,李教授就《中華史綱》的「中華」定義,他認為「中國」亦可當作地名解釋,「中華」則涵有歷史文化傳統之意,「故今日之國,無論其政治主張如何歧異,但都堅守著『中華』兩字不放」,因此李教授「杜撰『中華世界』一詞,與中國文籍所說的『天下』及今人所說的『世界』一詞同義」。撫今追昔,1980年代的歷史觀點,與今日講究「本土」、「臺灣」的史觀恐怕也已是昨日黃花?
 化南新村的九重葛看似平凡,但每到夏日,豔紅花朵就會鋪天蓋地地把化南次巷弄圈成一個花門,配上紅磚建築的地景,好事者把照片在臉書上,常引來許多「這是在哪個風景區拍的美圖啊」的詢問。
 就我來說,看到化南新村的九重葛,就會憶起那位在裊裊香煙中說古論今,用學者觀點,堅持講出「我們所要敘述的不是『過去的事都是歷史』,而是『我們今日所需要知道的過去的事』的歷史」的李定一教授。對我來說,李教授所教導的不是歷史事件的細節,而是已內化在我心中觀看史事的觀點。所謂「凡是歷史都是近代史」,面對歷史是「我們今日所需要知道的過去」,這使我到現在,面對史事的解釋沒有掙扎,會擇其所選,對認識現在,也有更多的安身立命。從此點看來,李教授真的是我在歷史系期間影響我人生最深刻的師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