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這是個平淡的故事。


博士生是學校裡最尷尬的角色,雖然是學生,但是已過了學生的年紀,被賦予更多的責任,以及更高的期待,討論政大學生,也不會想到博士生,是容易被遺忘的ㄧ群人。 我和他是因研究案而認識,那年我只是個矇矇懂懂的大學生,對研究本身沒太多的興趣,甚至有點懷疑研究的意義,對你拋出一次又一次「做研究真的有用嗎」的問題,你總是不厭其煩地回答。坦白說,已經忘了你怎麼回答,甚至不曉得當初的我有沒有在聽,但可以從你的眼神以及語氣中,發現對於研究滿滿的熱情。我心想,這大概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樣子吧。做研究的你,非常的有耐心,句讀、參考資料等格式ㄧ修再修,徹夜趕工更是家常便飯,那股專注以及對一件事情的堅持、執著,深深吸引著我。


在日復一日地待在研究室裡做研究,和意外熱絡的網路聊天中,有跟你更進一步的認識,因此,漸漸的會相約吃飯、聊天、散步,回憶充滿著整個政大校園。曾經因為做報告做到累了,相約在永和豆漿吃宵夜,遇到其他博士生也恰巧去吃宵夜,認為遇到我的你很幸運,我知道,其實我更幸運。有次,也是報告做得太晚,餐廳幾乎都關門了,只好買了些炸物,到藝文中心吃,邊看夜景邊吃,十分浪漫。還有某年跨年夜,邊走上山邊看101的煙火,以及不喜歡跑步的你,陪著我跑了三圈,腳卻扭到,猶記當時操場還是紅色的,現在竟變成藍色了。


幾年後的現在,你雖然仍繼續做研究,但人已不在政大,而當年不想做研究的我,卻被啟發了研究興趣,回來當研究生,一樣地前往綜院,不一樣的是現在是到北棟而非南棟。而且,在學校各處,藝文中心、永和豆漿等地也不再出現你的身影。我所經過的每ㄧ處總是能浮現與你的點點滴滴,然而景物是真實的,但卻無法回到曾經。早知道當初就更用心體會,早知道當初我們就好好討論未來,早知道我應該更成熟,然而,說什麼已來不及,只能繼續在這裡,呼吸著少了你的空氣。


祝福你能繼續做最喜歡、拿手的研究,也希望我自己能跟上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