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期揮灑的汗水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五期排球場,是所有熱愛排球的政大人共同的回憶,它是一個看不到藍天的排球場,但卻是一個最舒適又安心練球場地,它不像四期和六期,要遭受到風吹日曬又雨淋的折磨,依稀記得在我初入政大的那一年,綜合院館旁的體育館尚在整修,因此不論是想要上排球課的學生們或是要跟著系隊的學長一起練球,勢必得先克服那條通往山上的崎嶇之路。
 當然,就我們所知,想要從政大的校園通往山上,基本上有兩條路線可供選擇,一條是從憩賢樓旁的好漢坡一路往上爬,另一種比較偷懶的方式就是在風雨走廊那裡排隊等著接學生上山的接駁車,雖然省了時間,但卻缺乏肌耐力的養成。
 排球,是我認為所有的球類運動中非常難以上手的一個項目,因為它不如羽毛球般的輕盈,也不如籃球般的單純,只管把球投進籃框裡即可得分,想打好排球,下盤的鍛鍊是絕對不可缺少的,無論是以極低的姿態來進行防守,又或是讓自己如同彈簧一般以蹲下後迅速彈起的力道飛向空中後給對手一球致命的扣殺,這些種種的基礎皆來自於腿部的鍛鍊,因此學長經常勉勵我們說:「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意味著要我們把握在每次練球前登上好漢坡的訓練機會,如果你因為害怕痠痛帶給你的折磨感而選擇了逃避,選擇以搭接駁車的方式上山,那麼你的基礎就會一次又一次的落後人家,況且人有一種非常可怕的惰性,只要你逃了一次,那麼你就會逃避一輩子。
 不過,想要打好排球可不只有腿部的訓練那麼簡單,這讓我回想起在高中時期的體育課,老師經常讓我們接觸各種不同的球類項目,希望我們在各個領域都能夠略有所成,大家當時最害怕的項目之一就是排球,因為要成功把球給墊起來,手部的姿勢是非常講究的,一個角度不對,球可能會噴向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更慘的是,上完體育課的大家,經常哀鴻遍野,整隻手不是充滿的瘀青就是紅腫,排球就是這麼令人又愛又恨。
 所以在我們剛進球隊的時候,學長對於我們的基礎訓練非常講究,沒有一個好的基礎,怎能有贏得比賽的機會,你如果不相信自己的能力,那你最終又怎麼能熱愛這項運動,孫中山先生也曾說過:「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亦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雖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這句話更是驗證了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的道理。
 因此五期的牆壁成了我大一生涯中最好的夥伴,尚未完成基礎訓練的菜鳥學弟們,是沒有資格上場打球的,每次一到練球時間,我們總是會各自默默拿著一顆球,去尋找我們最為熟悉的好朋友,牆壁,因為牆壁是唯一不會背叛你的好夥伴,你以什麼樣的力道把球墊給了它,它也會以相同的力道彈回來給你,你若對牆壁用力扣殺,那麼就要有心裡準備它那憤怒的一擊會使你招架不住,我在大一那整整一年,透過反作用力與牆壁達成心靈上與身體上的交流,我試著去感受牆壁把球回傳給我的感覺,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我從牆壁先生的身上學到了許多,包含各種防守與攻擊的技巧,以及堅持的態度,沒錯,我們漸漸成了朋友,它不會喊累,只要你還沒有累到倒下而不能動為止,他就會一直陪著你練習,永無止境,因此,我不畏手上的瘀青以及大腿的痠痛,謹諄著老子的教悔:「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塔,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不再是那個只會追著亂噴的球跑的菜鳥學弟,現在,是我在控制球,而不是球在控制我。
 其實排球這項運動,乍看之下很討人厭,它會讓初學的你滿身是傷,會讓人經常有放棄的念頭,但是我們必須有恆心,尤其要有自信,我們必須相信我們的天賦是要用來做某種事情的,無論代價多麼大,這種事情必須做到,最終,我在排球這項運動裡頭找到了歸屬感,我學會在球場上與夥伴共同努力,最終打敗各地的強敵,贏得比賽,享受勝利帶來的甜美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