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她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女孩默默走在距離兩個腳步的後頭,沒選擇牽起她的手。女孩不敢,女孩只敢,在自己心中輕吻她。


女孩與她的初次見面是在綜院416,那是一間跟大部分綜院教室很不一樣的416,小小空間,人與人被迫面對面。距離被拉近,女孩也因此注意到這個她。這是一個星期二的政大夜晚,在夜幕低垂時,政大蓬勃的社團活動悄然進行中,是每個政大生得已讓自身想像力恣意進行揮灑的時刻。

然而,坐在416的每個社團固定班底對於女孩無意的來訪多少感到些許錯愕,而女孩也無意成為不速之客,女孩只是對這個名字讓她摸不著頭緒的社團感到好奇,好奇心驅使女孩推開416的門, 想要一探究竟。

「我.....我,我在你們臉書粉專上看到有試聽社課的活動,所以就來了。」女孩沒有想到原來416是一個如此迷你的教室,幾乎不能再容有下一個人的位置。 「喔.....喔!歡迎歡迎!太好了!我們今天有新夥伴呢!我們社課剛開始,有位置都可以坐,妳就.....坐在他旁邊吧!」坐在門邊的副社長劃開沈默地說。副社感覺起來頗是真誠,聲音熱情地請我坐在一位正在吃健康滷味的男同學旁邊。滷味男吃到一半被打斷,非常勉強地起身,讓我得以去唯一的空位坐下。

八點三十七分,社課中場休息。白色運動帽子與一身運動裝扮的她起身,帽子壓得低低,臉看不太清,然而帽沿底下隱約竄出飄忽捉摸不定的眼神,緊身褲毫不遮掩地展示了她身材的線條,也無聲出賣了本人的自信。纖細身軀的她輕巧越過狹窄的座位間,出門。這時女孩坐在位置上突然感到困惑,不太清楚,為何剛剛的心跳似乎不對拍。


女孩如她所願,加入了這個名字依然讓她摸不著頭緒的學術性社團,而且一待,就是一年。在每周兩次社課結束的夜晚,都是不折不扣的十點十分。「不好意思,我們十點關燈喔!」大多時候,總被值班同學以些許不耐煩的口吻趕出樂活館,而大家總學不乖。許多結束社團活動的政大生,不直接回宿舍回家,反而總愛以宵夜作結,彷彿肚裡要裝下明池豆花的甜才能酣然入睡。

「欸妳覺得今天社課如何?」這天,就在女孩歷經腦力耗盡三小時,準備回山上自強十舍洗洗睡時,女孩的她過來向女孩拋出了這個問題。

「恩......我記得妳宿舍在莊九對嗎?要不然我陪妳走回去?」女孩這樣說。女孩只是很單純想,反正莊九也不太遠,可以邊走邊回答她的問題,並非刻意地佔有這個得來不易、與她兩個人的獨處時間。

向其他社員說了晚安再見,她倆從樂活館離開,一起經過校門,一起經過在月初總裝滿乾淨自來水的噴水池。女孩望向她,四維堂前的明亮路燈映著她微笑的臉,閃爍的眼。女孩眼前的她好近好近,就當女孩終於無法漠視自己漏拍的心跳聲,知道愛情,在伸出雙手的那一刻,可以把當下的瞬間變成永恆。女孩默默走在距離兩個腳步的後頭,在快到莊九的前三十秒,女孩終究沒選擇牽起她的手。女孩終究,在自己心中,輕輕親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