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螢火蟲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大二春晚,欸我們去看螢火蟲吧,你沒看過螢火蟲?政大有啊在那個中文系那個樓,對啦百年樓後面有條步道可以看啊你不知道喔,我帶你去。最會到處揪人的悠紀說。我們是因為自然核通(生活中的律動)要好起來的。我和法律雪倫、資管悠紀,摸黑著上山。一望步道入口,當真是伸手不見五指。只聽見蟲鳴窸窣,葉影婆娑,靜極的我們仨的呼吸。看螢火蟲!一路走過楓林步道,想像黑暗中流動幽微的螢火之光,對當時遇到小人,日子苦悶,百無聊賴的我,內心多麼悸動。除了桌椅、考試、日復一日通勤、厚厚的原文書、投影片,我的日子,還有玩!
       拾級而上,一閃一閃,流螢明滅,穿梭漂浮在草木掩映,層次與流轉更加動人。因為前晚的雨水洗過,往山上的路特別空靈清新,螢火蟲,也特別多。我們貓著步,小心翼翼不要碰到。「就算很近也不要摸喔,聽說螢火蟲染到人的味道,他們就會討厭他,不跟它交配。」相比我的興奮,雪倫靜靜地行在中央說,就像她一如往常人際交往的立場,遺世獨立。我和雪倫比較好,是因為吃飯時,聊她遠距離的男友,「我不會跟我們班的講耶,因為,你知道的......」我不知道。當時心裡住著是那雙似灰似綠追著我的柔和眼睛,而雪倫的男友是年紀大上快兩輪上班族,又異地戀,只覺得好奇。再看看她,文文靜靜,中分黑髮加上眼鏡,三年女中生活累積的嫻靜,但好友在時,卻常常突發奇想地鬧人,自己笑得開心(雖然大家並不懂她的笑點)不認識的人,可能看不出她是18歲剛畢業的高中生,還是30幾歲工作一陣子的OL?至於雪倫和悠紀心領神會的默契,當時的我,只模糊感覺到,她們是一起經歷重大成長的至交。
       上去後,暗夜裡被一對身影嚇著,原來情侶依偎,坐在路中,一聲不吭。回程看到女孩子、男孩子或情侶,輕裝打扮,一群又一群,嘰嘰喳喳,抓著手機,都是去看螢火蟲。後來查了,叫做「行健道」,文山親山步道之一,階梯多,螢火高低流轉,比在苗栗田野沼澤看得更美,心滿意足。最後我們坐在傳院圖書館前聊天,試戴髮帶,聊化妝、眼線和夜店。我還自拍,難得開心發在動態。
       不知道為什麼那陣子悠紀老是在講那些事情(生活苦悶?)還邀我們一起合寫言情小說,讓我滿腦子問號。悠紀很妙,總是能臨時約一群人出去玩,但好玩的是我們彼此除了悠紀一個也不認識。記得我們韓式烤肉吃的好撐、回宿舍上山唱 《思念是一種病》、在西門紅樓gay bar 吃超好吃的炸物拼盤。有一次,上貓空她朋友家,和陌生人在陌生人家煮飯吃飯,大家都尷尬而多禮,只好全神貫注聽音樂。我隨意播了當時在聽的Chris Botti「這他以前的吧!他現在才不是長這樣。」學姊回,言下之意他現在老多了。我非常驚訝,在我總是也應是孤獨的音樂星球裡,現實生活中有人(國貿所學姐,總是溫和笑笑)早已聽過,經歷我的成長(覺得爵士樂多麼美妙)還熟到指指點點說,喔他老了!
      一路搖擺下山的貓空小巴載我們返家,街燈昏黃,微醺的我搖頭晃腦坐在末後,看著朋友乖巧上車,他們的背影讓我意識到離別,可能以後也不會見到了,喃喃「嗯—」一聲,不想雪倫、悠紀、伊恩、學姐和雪莉,大家一齊側身看我,抬抬眼,嘴角含笑,等著聽我說。開心有趣,實在難忘。
      一盞盞友情的燈火明滅,在政大遇見的人與事,多年後,我想,就像那晚螢螢向上,漂浮懸浮的光,年年春夏之夜,喚起我心中的奇妙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