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窺國寶師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1974年某豔陽下,初為政大新鮮人的我剛踏進窄窄的校門,在綠瓦灰牆的建物間,遠遠的就看見一位穿著素色套裝、身型玲瓏、端莊典雅的女士提個方型公事包快速俐落卻不失一絲氣質地轉進志希樓。「政大教授耶!好美!」心頭為之一震!讚嘆不已!不知是哪系的教授?(那時的女教授五根手指頭都算得出來)。

因緣際會下才知道她是教育系朱敬先教授,也開啟了這輩子景仰於她的緣分,回顧這四十多年來的點點滴滴,竟是如此妙不可言。

求學時期的她都名列第一,初中畢業時,高堂原指望她唸師範學校,畢業即可當小學教師。時值頗負名望的嘉義女中余宗玲校長多次到家中游說其高堂請他們放手,還扣留文憑、冀望優秀子弟能上高中就學,高堂終於答應。

  「大學聯考時,第一堂考國文,我錯把測驗題的答案全寫在試題上,雖然全答對,但佔60%的分數還是全没了!第二堂才知道要怎麼作答、寫在哪裡。考完後我整整哭了三天!」「放榜時我的名字出現在第二志願的政大教育系裡。那年的狀元是政大外交系的男生,總分比我高幾分而已。」當她提及聯考過往。我內心震驚:天啊!如果她國文考測驗題没寫錯位置,分數可是高過那位男生好幾十分耶!可想而知那年取得狀元桂冠對她而言:易如反掌折枝,還綽綽有餘了!真是何等奇人!

  在政大授課時期,她經常要在十分鐘內從山上飛奔到山下(解決學生問題會錯過校車時間),但站上講台時照樣從容就緒、侃侃而談!在公企中心為教育學分班授課時,更是兩市三地不停地趕場,念茲在茲的就是想方設法把自己所知、毫無保留的讓學子們有更好的理念得以教育下一代!

她不只作育賢良、桃李滿天下,專業著作各個精闢卓越,嚴謹意賅:教育心理學、教學心理學、健康心理學、幼兒教育…每一本都是教育界的磅礡巨著,至今仍是從事教育事業的學子們必備的聖經。海內外學人因獲得其著作精髓而成就者更不計其數!《健康心理學》在華人世界中更大賣,其大名並曾兩度登錄於「中外名人錄」及「世界優秀華人名錄」中,可見得該書普及之深且廣!

當她在作學術研究時,不喜歡被打擾,就算是到了用餐時間,也不以為意,繼續研究。真不知這些大作是犧牲多少餐而生的!

  我們曾參加旅遊活動。美食當前,我就想大快朵頤邊走邊吃,她急忙:「吃完再走!」柔而有威!當我購物完,小錢包隨手扔進大包包裡拿了就想走時,她細心的、默默地把我背包的拉鍊拉起。「要小心~」她笑笑地說。

偶而約好去拜訪她時,她會高興得睡不好覺,之後只好不再事先預約,直接冒冒然的去。訪畢,她又會熱情地央請公子載送,親自陪我回家。

多年前政大發啟校務基金募款活動時,她二話不說即時捐了為數不小的金額,芳名永留在藝文中心的捐款名人錄牆上!      退休人員歲末聯誼會開會時,她一定會大肆揪揪老朋友一起回學校。「一年只有一次難得的機會可見見老朋友啊!」她說。會畢,也順便到福利社提著兩大件重物回家,即使身形嬌小,也從不假手他人。

朱教授:麗質天生、天資聰穎、治學嚴謹、孜孜矻矻、悔人不倦,樸實無華卻耀眼奪目,對於學術上的大成就,她從不自傲自誇;向來不欠人情,只有多付出而不求回報;温柔細心得讓人體會到被尊重的榮耀。

「嘎啦啦!嘎啦啦!…」她輕輕推開自家後陽台有點不太輪轉的拉門,指著似有若無的遠山,得意地笑著說:「你看!那就是大雄寶殿!在政大那邊…,住在這兒就可以看到政大!……」她在政大的時間近60年!那種情牽半世紀多的情感就像經歷過千錘百鍊的鐵板般深深地、郤又不著痕跡的烙印在她內心深處!

  「親愛精誠」從來不曾出自她口中,卻時時身體力行!永懷心中的就只有「政大」!我們敬重的教育界國寶師!我感佩她幾十年來始終如一的低調、純真,耿直得如未涉世的稚子!對照今日社會的亂象,是非不明……我們亟需如朱教授這股無瑕的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