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相信我不需要講名字,大家應該都認識我吧。

我待在政治大學這所學校也有四十幾年了,每天看著熙來攘往的學生們,有些和朋友有說有笑,有些抱著書默而不語,各有其姿態。

我露出微笑,陪伴這些享受著青春的孩子們,讓我的每一天都過得很有意義。

同時,也讓我一廂情願地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持續下去。


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是個滿腹經綸的讀書人,但我一整天都待在圖書館,手裡拿著書,朝著每一個來到圖書館的學生勾起嘴角。也許不少人會覺得我這樣很礙眼,老是佔走大廳一大塊位子,卻又不做正經事,只會成天笑嘻嘻的。但那又如何?我知道還是有些人,已經對
我在身邊這件事感到習以為常,久而久之,或許還有了安心感。

數十年如一日,不知不覺間,我在這所學校裡已有了相當的討論度,當然,聽到最多的,還是對我的玩笑。

我露出微笑,反正不用太在意,畢竟大家並沒有什麼惡意,何況能成為同學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我也挺高興的。

不過,這時的我並沒有發覺,同學們對於我這個人,已經在心中悄悄有了另一個想法……

直到有一天,幾個不認識的人站在我面前,臉上不苟言笑,讓我感到有些不安。

後來才知道,我即將被請離這所學校。

「為什麼?」

我緊張地問道,但沒有任何人聽見。有人似乎看著我,跟身旁的朋友說了些什麼,也有人視若無睹,繼續鑽研手上的參考書。

好吧,或許是我在這所學校待得太久,對於各方面都有些影響力,以至於干擾到某些事的運作了吧?

不管如何,要離開這裡,我是相當捨不得的,但也無可奈何。

這是年輕人的世代,是培養國家棟樑的場所,如果我成了絆腳石,那我也會討厭自己的。

因為他們可是我最喜歡的學生們啊。

我露出微笑,默默離開了這所學校。

不知道再過多久,我就會從大家的話題裡消失。我只希望,越慢越好。

仔細回想起來,我的確是待得太久了,久到我都忘了當年戰火的餘悸、忘了臺灣仍在動亂時的不安,耽溺在一片祥和的圖書館。笑著遺忘歷史,遺忘那些甘苦夾雜、血汗交織的經驗。


但我只能露出微笑,因為我只是一座銅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