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要與「它」同歸於盡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商學院大樓的現址,改建前是綠瓦屋頂的低樓層水泥建築群,與志希樓、果夫樓連成一氣,建築風格典雅。教室內配置著頗有歷史的檜木製大學椅,教室外花木扶疏的植栽,上課間總能襲來時而濃郁、時而淡雅的桂花香。外交系的大一必修課之一「中國憲法與政府」,就在這幾幢建築物中的3字頭教室上課。政治系的張治安老師聲音宏亮,不需要擴音器,坐在最後排的同學也聽得一清二楚。第一排的位置,向來都坐著比較認真用功聽講的女同學,穿插幾個經常在上午第一堂課姍姍來遲的同學。張治安老師習慣一邊講課,同時一根接著一根抽著長壽菸,在裊裊的煙霧中,娓娓道來中華民國憲法的立憲掌故與歷史。張治安老師也特別喜歡逗鬧前排幾個比較活潑的女同學,在課程進行到一個段落時,常常就點名:「乖女兒啊,這個問題你來說說!」 某日,張治安老師正準備開始上課,坐在講桌後的椅子上,緩緩從菸盒中熟練的取出一根菸,在身上各個口袋中掏摸了半天,打火機遍尋不著。某位張姓女同學終於發難了:「老師,抽菸對身體不好,您就別再抽了!」只見張治安老師不疾不徐的笑答:「我生平就是最恨這個菸,所以一定要與它同歸於盡!」只見張姓女同學漲紅著雙頰,教室內爆出眾同學的哄堂笑聲。 這一幕常常縈繞在腦海中,彷彿還是昨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