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環山道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拜校園本身就是一座山之賜,大部分的體育課期中考要環山一周是政大人的共同記憶之一。記得我大一遇到的體育老師很嚴格,真的要大家走一圈走好走滿,還限時要在四十五還是五十分鐘內完成,所幸當時還保有年輕人的體力,拿出高中跑八百公尺的耐力應試,過關不至於太難。

大二的老師則是帶全班走一條地點神秘的步道,它位於渡賢橋下的河堤處,往左走一些就看得到入口。印象中長度不算太長,但略有陡坡,因此對於當天狀況不好的人來說是有點吃力的。那天班上有同學生理痛和低血糖,我的朋友剛好隨身攜帶止痛藥和香蕉,被老師笑稱是百寶袋。我真的打從心裡佩服這些同學,要是我當天狀況不好早就直接缺席,寧可放棄10%總成績也不要來這個奇怪的步道受罪;而且當天好不容易走上山,老師還要我們在山上打太極導引。那次體育課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造訪那條步道,我想我的體力大概也一起隨之塵封在那裡了,大三之後體力不斷走下坡,後來我發現我比那幾位同學都勇敢,體力差到不行還硬要出門的時候,朋友不知道用了幾次上面那種手法來接濟我(嘆)。前面那段故事還有個如彩蛋般的後續,隔週上課時那位接受止痛藥的女同學送了一盒pocky給我朋友以表感謝之意,沒想到爬山之餘還趁機累積了些福分。

大三的老師使用的環山方式很有趣:要我們和組員到六個地點拍照打卡,回去集合的時候給他看照片。不過到達那些地點的方式,不論怎樣都可以,因此我們這組就投機取巧搭了校內公車,根本一點都不累,還和當天隨機分配到的組員邊走路邊聊天培養了感情。我前述提到的那位朋友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說他們老師居然又帶他們走了一年前那條步道,而且沒有在我們當初停下的涼亭結束,而是一路繼續往上到樟山寺(看來那條步道真的很神秘,據說中途還有一條陡坡可以通往百年樓)。表示同情他的同時還是不自禁的幸災樂禍了一下,這果然是純男生班會有的作風。

邁入大四老人的年紀,早已把四門必修體育課修完,但為了挽救我一去不復返的體力,在閒暇時間還是會到環山道走一走。有一次一位外校的學長自願陪我一起運動,到達研總時他提議要進去看看,我便第一次踏入這棟所謂的高級建築。裡頭真的有不少氣派的設計,也很適合獨自安靜沉思,可惜就是地處偏遠,很少人會上來使用。

延畢後朋友越來越少,大多數時候都是獨自一人健走了,學弟聽到我幾乎每天繞環山一圈,說我真的很厲害。雖然使政大顯得如此厭世的原因,相信很大一部分是源自這座山,但它確實不失為一個健行的好場所。近日迎來了大學期間最後一次櫻花季,讓原本喜歡從自十和研總之間的那條小徑抄近路的我,有了動力走向大草坪那邊的柏油路。如此美麗的櫻花,如果不走環山便無福消受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