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室友在自六養雞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雖然不符合規定,但現在說這個應該不會怎樣了,反正也沒有侵害到別人的權利。


以前我有個彰化人室友,他老家的雞生蛋了。因為我跟這個彰化哥都是喜歡動植物的偽生物系生,所以就讓他把一顆雞蛋帶來自六舍自己孵。 為了孵蛋,我們去買 25 塊的鎢絲燈泡,放在用紙箱做的孵蛋箱,把孵蛋箱放在桌上孵了三個禮拜。我們每天都會用手電筒照雞蛋,透過光線看小雞在蛋殼裡一天天長大的剪影,我們兩個大學男生有了當媽媽的感覺。


到了預產期的前幾天,我跟彰化哥說好在小雞出生那天,我們一人翹半天的課,24 小時照顧孩子。 一天早上醒來,我看到雞蛋掉了一小片殼,可以看到裡面濕濕的小雞。我趕緊搖醒彰化哥一起迎接這感動的一刻。 過了幾個小時,終於小雞孵出來了,一隻健康的小母雞,小小一隻很古錐,可以在手掌上坐著,所以我們給他取名叫做「雞雞」。雞雞馬上就會走路,跟著我們在房間裡面走來走去。 當時另外兩個室友看著雞雞,雞雞看著兩個室友。室友轉頭對著躺在上鋪滑手機的彰化哥說道「等兩個月雞雞長大,我們就在宿舍煮火鍋。」 聽到這些話,雞雞呆呆地看著室友們。


我們只有把雞雞帶出房間一次,那大概是雞雞出生第三天的時候,半夜我要去裝水。我打開門,把雞雞放出來,讓雞雞一路跟著我走到靠近樓梯的飲水機裝水,然後我們父女倆再一路走回去。 可是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因為雞雞長得很快,我們也知道不能把雞雞養在宿舍,所以雞雞孵出來之後的那個週末,彰化哥就把雞雞帶回彰化去跟雞雞的同類相聚了。


後來到了大二,我跟彰化哥分別住到不同的宿舍。一天我偶然問起雞雞的近況,彰化哥一臉哀傷地說,幾個月前,雞雞從後院飛走,被彰化哥的小學同學的舅舅撿到,然後變成火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