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針系列:於弓道中,正即我道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從手中飛出去的箭,飛過長長的距離,「啵」的一聲,那是穿過靶紙的聲音。高中畢業的時候,想像過很多次,大學的自己會是怎麼樣,但唯一的最大意外,應該就是自己參加了這樣特別的社團——弓道社。 入學政大以前,我特別在學校網站裡長長的社團名單裡,瀏覽過自己感興趣的社團,但我完全對「弓道社」三個字沒有任何印象。直到社團聯展,我偶然認識了這個社團,即使當時的我,在知道學校裡有這個社團以前,連弓道是什麼都不知道。雖然看到文字能夠猜得到意思,但是只看到了表面不代表看懂了門道,一直到我真正入社,我才慢慢了解到何為弓道。 「弓道」,這兩個字如果單單只是口語上和別人談論,幾乎每個人都會誤以為是「公道」。而且我讀法律系,就更容易使人誤會。認識我的人,一開始都以為我是去一個爭取公平交易的社團。事實上,這與公平交易沒有任何關係,而是一種體育相關的活動、技藝。所謂弓道,往古溯源,或許與中國古時的六藝之一「射藝」有些關聯,但現在所稱之弓道,幾乎都是發源於日本,規矩準則,都按日本的方式來。弓道的最高境界,講求一個「正射必中」,只要什麼都對了、都「正」了,即使在黑暗中閉著眼睛,箭也能正中靶心。 學習弓道,最重要的基礎是所謂「射法八節」。沒有練過基礎,甚至不能碰真正的弓;沒有練好基礎,即使是一把搭上了箭的弓,也射不出去。入社的第一學期,幾乎都是在練習射法八節,很多人都在這樣重複、枯燥的練習中慢慢「消失」,往往能堅持到第二個學期的,不足原來入社人數的一半。 全台有弓道社的大學只有六所,而政大裡的弓道社,稱得上人丁單薄。因為人少,社員之間的感情其實不錯,也會藉由外出練習、比賽,或是一起聚餐、遊玩的機會,彼此慢慢熟識。我們曾經沿著河堤,騎著腳踏車從公館一路騎回了政大;也曾經一起相約到住在雲林的一位學姐家裡玩,徹夜打著桌遊,頻頻打著哈欠還是捨不得睡。我們社裡的成員各有特色,聊的話題也頗為奇趣。聊哲學、外國文學、日本文化、二次元動漫、政治時事⋯⋯話題真是無所不包、無邊無際。什麼都不懂的我,只能在一旁默默地聽著前輩們聊天,然後感嘆一下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學習弓道本身,是一件慢慢得趣的事,而在還沒得趣之前,是因為有這個社團的存在,因為有這些亦師亦友的社員們的存在,才令我捨不得離開。捨不得離開之後,我終於也靜下心來慢慢琢磨。弓道、弓道,先練好了弓,才能慢慢體會到其中的道。對現在的我而言,弓道的標的就是中靶;但我想未來,就是所謂「正」了。正即正身、正氣,也正心,練習弓道,就是人生長長的十年、二十年、數十年,沒有正,不可能習弓如此之久。 政大、政大弓道社,是改變我一生的所在。我不知我的未來何在,但我確知,我的未來是由現在的每時每刻組成,而現在,就是我的「未來」,就是我追求「正」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