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人森 feat搖搖哥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直到今天,我待在政大的時間已經足足快七年了。
除了教職員以外,我想很少人比我在這個學校待得更久。
除了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搖搖哥。而我第一次見到搖搖哥,是在我大一剛踏進政大的時候。

每次見到搖搖哥,他總是衣著破舊、頂著一頭亂髮、蓄著鬍子,看起來似乎很久沒有洗過澡。
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住在哪裡、有沒有家人。
因為他長年在校園遊蕩,走路時常常揮舞著手腳甚至大聲吼叫,同學們私底下都稱呼他「搖搖哥」。

因為他行徑特殊,所以日常在校園裡,同學遇到他常會保持距離,快快從他旁邊經過。
但我在政大的這幾年裡,曾有過和他接觸的經驗。

某年我被女友甩了,一時衝動下就走進超商買了人生第一包香菸。
本以為可以瀟灑的排解掉傷心的情緒,但剛抽下第一口,菸草辛辣的口感與嗆鼻的菸霧,馬上讓我狂咳不止,完全不想再抽下去。
我看著菸盒,苦惱著該怎麼解決剩下的十九根菸。碰巧在路上遇到搖搖哥,就伸手把手裡那包菸跟打火機遞給他。
「要給我?」搖搖哥歪著頭用台語這麼對我說。
這是我除了他平常咿咿呀呀的喊叫聲外,第一次聽到他說話。
『對。我不想要了,送給你。』我再把手向他伸了伸。
「謝謝。」他接過我的菸,向我道謝後,我就轉頭離開了。

自從那次簡短的談話後,我就再也沒有跟他說過話。
後來在網路上政大的臉書交流版曾經有同學抱怨著搖搖哥會破壞校內公物、隨地小便,
有許多同學紛紛希望學校將搖搖哥請出校園。

有天我從綜院下課後,往麥側側門走去。
發現在書城前停著一輛救護車,有兩名醫護人員架著搖搖哥,希望他躺上擔架。
我想應該是要把搖搖哥送醫、安置到其他地方吧。
搖搖哥用台語不停的喊著「我又沒有傷害人。為什麼要把我帶離開這裡。」
周遭有許多同學正在圍觀,但最後搖搖哥還是被醫護人員帶上救護車。
我不知道搖搖哥會去哪裡?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他、對同學、對學校是不是一件好事?

後來有好長的一段日子搖搖哥都沒有再出現在校園裡。
直到某天他再度出現,站在路邊望著天空,嘴裡吃著一顆棒棒糖。
雖然衣著還是有些陳舊,但沒有以前髒亂,頭髮也被剪短了,看起來比過往有精神一點。
看著他,我想起了前幾年給他的那包菸。
他應該早就代替我把那一包苦痛給抽完吧。
現在的他嘴裡吃著的是單純的快樂。
我不知道他消失的那陣子,去了哪裡、有沒有吃藥。
但至少我看見在吃著棒棒糖的那刻,他應該是快樂的。

經歷了大學五年、研究所兩年,距離我離開這座校園只剩下最後幾個月。

這幾年學校裡的人事物經歷了很多改變。
搖搖哥跟許多常駐校園的流浪狗被送走了;
山上的研究總中心跟達賢圖書館落成,行政大樓也終於維修完畢;
隨著過去同學畢業、新一批學生入學,路上熟悉的面孔逐漸被陌生的學弟妹替換。
這裡和以前我所熟悉的模樣越來越不同,彷彿政大也有著自己的新陳代謝。

但在這裡的每個角落依然有許多回憶鮮明地在我腦海裡存在。
我還記得太陽花學運時,在羅馬廣場辦的許多露天座談;
我還記得準備在操場上練習啦啦隊的夜晚;
我還記得為了準備研究所考試在總圖地下室埋首苦讀的時刻。
這些回憶在我腦海中成了最顯而易見的滋味。

也許再過兩個月我畢業離開政大之後,我的身影也會如同那些過往的人事物一樣,漸漸從校園裡淡去。
但那些曾經痛苦的、迷茫的終究會在記憶裡蒸發,像當初我給搖搖哥的那包菸一樣。
但最後會在我心中存留下來的,應該都是在這個學校美好的回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