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人的點點點─記語言中心放聲朗謮俄語的日子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政大人的點點點─1.放聲朗讀俄羅斯語的那些年

我畢業自政大俄語組,你問我,俄語還記得幾句?我說,我能完整唱完一首莫斯科之夜;在莫斯科自助旅行敢問路不至於迷路;電視頻道播送外語片時,我能精確分辨它是俄羅斯語發音,而不是義大利語。那段戴著耳機,在長堤旁那幢白色大樓語言中心的小隔間裡,跟著錄音帶引導,放聲朗讀俄語的日子,清晰彷彿如昨日,而你,是否還記得語言中心呢?


記得的不只是教室。馬邊野老師是我大一時代的實習老師,他聲音好,風采佳,會透過耳機一對一糾正發音,不會讓同學感到難為情。我依然清晰記得第一天的對話:「妳的發音不錯,繼續下去。」我著實嚇了一跳,以為只有自己聽自己瞎唸,便放聲練習……這首次讓我驚覺,大學生果真用的是最好的學習設備,來政大真是對了!真的是年輕有紮根,外語記憶牢不可破,到現在離開俄語已有幾個十年,能朗朗上口的幾句話,還是那時候刻進腦子裡的。而職場上特殊的際遇,也跟俄語有一點關係。

這要感謝貴人─我爹,為我開的一扇門。


當年,我真的來自一方小天地,從不知道台中女中為何物,我懵懵懂懂考進了女中。到了高三,突然很響往新聞系,尤其有緣聽到已攻進政大的學姐返校一席話,我更是一心想進政大,即使明知搆不到新聞系。先父一明白我的夢想,沒有多說什麼,僅僅一段話鼓勵我:「俄文組不能不填,這是政策培養國家需要的語言人才,冷僻、競爭少,應該有機會。」結果,聽了爹爹的話,把俄語組填進志願表裡,後來真的高分錄取,一償夙願,再來才是思考該要怎麼和俄語做好朋友?冷僻、遙遠國度的語言,我學了它,畢業之後能做什麼?


在還無法想像未來的年紀,Erina(伊黎娜)進入了我的生命─它是我的俄語名字,是來自澳洲的白俄羅斯移民的亞烈華老師為我取的名字,據她以俄語腔發音的英文解釋給我聽,說是靈巧之意。年紀可比我奶奶的她,親切慈祥又風趣,每回期中考都是一對一跟她對話的方式進行。對答如流時,她會笑得好開心,當面讚賞你;聽得似懂非懂,答不上話時,她會問:「最近是不是比較忙?」排練俄語話劇時,她會很認真的搬出腳本,一個一個帶著所有角色發音,調整到可以上台為止。一個滿頭銀髮,總是穿著優雅套裝的高貴老太太,她在俄語領域和為人風骨的身教,永遠銘記我心。


後來,俄語和我的關係不多,卻都有里程碑的意義。我成了政大在台灣復校以來,第一批前進莫斯科遊學的孩子,巧遇了主張開放政策的戈巴契夫「被政變」,後來又成為唯一能對訪台俄羅斯政治人物專訪的外交記者。


相信,人生還長,俄語在我心靈中種下的DNA,還在延續著前緣,不知哪時可以因為一個特別的機緣,再銜接上。套句電影結尾: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