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合氣道社記憶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部落格上還是掛著老三句的標語:「大家好,我是一位在政大讀書的大學生,有著一個成為作家的夢。」轉眼之間,早在夢想達成之前,我就快要離開這間學校。   與政大的回憶有很多,在與女友相遇之前,絕大多數的回憶是社團。   在大一的那年,我加入了政大合氣道社,在那裏遇見了很多很棒的人。對社團印象最深的便是周六上午辦在藝文中心的社課了。每個周六早上九點,是我們社團的社課時間。每到這個時候,身為通勤生的我都得起得特別早,從校門口的公車站下車後一路穿過四維堂、風雩走廊與百年樓,接著才在爬過長長的陡坡後抵達位於半山腰的藝文中心。「好累,為什麼藝文中心要設得這麼高啊?」我至今仍然不解,只知道除了我以外,滿頭白髮的指導老師也是這麼一段段爬上來為我們上課的。想到這裡,也就怨言全無了。   週六的社課相較於平日社課更加安靜舒適,也可能是因為整個校園少了人群的嘈雜。社課教室位於一樓,而整個藝文中心除了樂器吹奏聲之外,就是我們辛苦練習的拍地聲了。我特別喜歡這樣的環境,能夠使我一心一意地刁鑽每一個動作,直到這些動作徹底融入我的靈魂之後(事實上到現在還離這個境界差得遠)。對於這麼舒適的環境,老師常說:「你們真的要好好謝謝政大,給你們這麼舒服的室內練習空間,我以前……」老師的合氣道是年輕時在日本學的,「我以前在練習的時候,用的都是塌塌米,那些很硬欸,而且都在很熱的室內或者室外練習,在做動作的時候整個汗是一直流一直流的,那很辛苦。」我看著自己乾淨的雙手,除了動作失誤受傷之外,幾乎一點疤都沒有留下,心中不禁湧起了一股對社團前輩以及政大的感激之情。要是我們社團是在戶外的烈日曝曬下用著粗硬的榻榻米,很多人恐怕也練一下就不會再來了,如此一來,這個社團可能不會活到我入學的時候還能加入。   每個周六除了社課之外,吃飯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社課結束後,通常都會由幹部幫老師整理完道服後摺好,並奉上代表感激之心的無糖綠茶。待老師走後,大家便會集結一起去吃午餐。通常,我們都會一起去吃憩賢樓三樓的金色漁家,又或者吃小巷子裡的悅來,又或者以全藍色為主裝潢的提洛斯。口味來說,這三間我都很喜歡,但最喜歡的還是能與大家一起吃飯嬉鬧的時光。這些能夠在政大相遇的回憶,在日後各奔東西並再次相聚時,一定能夠再次成為飯桌上熱騰騰的話題。   除了社課時間之外,平常社團成員也相處得非常融洽。我們一起去過貓空、澎湖、臺東……等等地方進行社遊,也一起參加了幾次的比賽。這其中也有不少機會是與東吳兩個校區的友社一起活動,也因此認識了一些他校的學生。在所有活動中,不得不說,最喜歡的一次是和社團一起去貓空健行。雖然那次不是最有趣的一次,也不是最累的一次,但卻是我與當時也是社員的女友同時參加的一次。所以,私心地來說,是對我而言在社團、在政大最喜歡的一次活動。   其實,在政大的回憶有很多,像是除了合氣道社以外我也短暫待過的學生會、一起組織過的系上活動等等,有太多的故事可以慢慢寫,而它們終有一天也會變成這個年代專屬的故事。我相信,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故事,而隨著一代一代學生的入學與畢業,在政大這個地方也會一直有著數不清的精采故事。

 文末,在即將退休的社團指導王仁吉老師隔空喊話:謝謝您的教導,很高興能夠成為您的學生之一。儘管我們差了五十歲,謝謝您還是很細心地一個一個地照顧了我們。這份恩情與這段回憶,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也慶幸在您退休前我們有為您拿下一座大專盃總冠軍。敬祝,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