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盃,月色與你一同唱著歌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那天清晨,文山區一如既往地飄著細雨。 攜著一絲寒意的風陣陣吹來,似如雪花冰,片片綿綿,滋味卻大相逕庭。濕氣層層堆疊,空氣中沉著一股厚重感。

然而那晚,異於往常的是,政大的天空,一片烏雲也沒有。

除去了這層薄紗的遮蔽,那輪明月似乎找回了自我,笑得特別燦爛。而那笑容所散發的光輝就這樣輕輕地點綴了靜謐的夜,卻同時,在我心中震起波波漣漪。

從總圖地下室自習區走出來的我,哼著歌,抬頭盯著月,邊往麥側的方向走去。突然,陣陣歌聲引起我的注意,於是步伐趨緩,側耳細聽。才發現,以資訊大樓為中心,不同的旋律似乎展開了一場音符世界的嘉年華。有的身著長裙,踩著柔漫抒情的舞步,有的舞步鏗鏘,跳著非洲部落的戰士曲。早已沈醉而駐足的我才突然意識到,原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文化盃!此時,大一時參與文化盃的記憶霎時如蒙太奇般掠過眼前…

低頭看了一眼手錶,「七點零二分,完蛋,遲到了。」我邁開步伐衝刺。在樓梯間,就聽到資訊206傳來發聲練習的聲音,我一個箭步抵達門口,深吸一口氣,梳了梳凌亂不堪的頭髮,故作鎮定的踏入了教室,若無其事的站到最後一排拿起樂譜跟著練唱。「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我們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

「大家聽我這邊!」團練完,正收拾東西的大夥兒抬起了頭。「Soprano你們的尾音都會飄高,Bass反而太低,然後Alto怎麼好像只聽得到聲部長的聲音,最後Tenor的部分,有點太吵了。」在指揮分析各聲部的狀況時,大家卻早已自個兒聊起天來,將注意力放在任何跟練唱無關的事了。

「下次要記得!」 「好!」語畢,後腳正好踏出了教室。

大一時的每次團練,時間都像賊一樣,悄悄地來竊走那兩小時的時光,又快速地離去。然而,他卻總留下一絲蹤跡。

九點的夜晚,秋天的天空總佈滿烏雲,黯淡了皎潔的月色,更遑論群星的光芒。然而,我卻總覺得每次練唱完回家路上,九點十五分的夜晚,烏雲都已散去,月亮總能盡情地閃耀。我一個人穿過廢墟跟七七巷燒仙草店中間的小巷,小心翼翼地避免踩碎水窪中搖曳的月色,褲管卻仍微濕,鞋底沾滿泥濘地穿越漆黑一片的停車場。烏漆麻黑的,水窪中也映照不出我的輪廓,甚至連我的倒影都模糊不清。儘管什麼都看不到,我確定的是,我的嘴角上揚著。

這便是時間未抹去的足跡吧!或者說,是連時間都無法抹去的痕跡。

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樂,最純粹的快樂。

「如果我們法律系這次文化盃比賽有得前三名的話,我們就開香檳慶祝!」連續幾年蟬聯第六名,這次為了鼓舞我們有所突破,教授真的豁出去了。那晚,是我們在法學院演講廳的公演,學生與教授們紛紛蒞臨捧場,法律系全體總動員了。身為後勤部隊的系辦也為我們準備好兩大桶的膨大海,盼我們在隔天比賽時,歌聲珠圓玉潤。準備衝鋒陷陣的我們自然也沒閒著,學長姐正核對服裝道具,指揮則和各幹部與伴奏確認比賽細節。而我,則按耐著滿腹的焦慮,跟著大家再把譜清唱一遍。

然而,當天回家後,這股焦慮感卻不肯輕易褪去,而如潮水般反覆拍打著,浪花隨著時針的移動更趨頻繁,也更加洶湧,似乎正等待著一次狂瀾,倏地將我吞噬。直到賽前的五分鐘,正當巨浪已逼至心頭,卻轉瞬化為泡沫。

「開心就好啦,真的。」

忘了是誰脫口說出這句話,但形容這句話為定海神針,再貼切不過。我的心,也復歸澄瑩。我不禁回想起那麼多練唱完,看著月走回家的夜晚,那些烏雲都不知跑哪去的夜晚。或許,其實烏雲始終都在那裡,但月色越發明亮了。唱歌不也這麼單純嗎?只要抱持著純粹的快樂去唱歌,就不需擔心任何於此無關的事物了。盡情地唱,盡情地閃亮就好了。

駐留於資訊大樓前的我漸漸回過神來,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兩分鐘過去了。我再抬頭望向月亮,月色仍柔柔地暈開在萬里無雲的靛黑中。今晚的月色似乎特別閃亮,而資訊大樓,同樣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