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滿為患的年代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水滿為患的年代〉

在我的印象中,那些年政大總是水滿為患,師生們卻習以為常。

民國六十三年,我頂著成功嶺上的光頭到政大報到沒幾天,大水就肆虐校園,法學院、商學院和文學院三棟大樓的一樓因地處低窪全浸在水裏,學校宣佈放假一週。

我們一年級新生報到後,校方公佈全校學生人數說男生比女生多一個,女生據此拿來調侃男生說「你就是多餘的那一個」。然而沒多久後的一次洪災,就聽說有兩位男同學在道南橋上被漫過橋面的溪水沖走,從此是男同學倒過來用同一句話來揶揄女同學。

某個夏天,一夜的驟雨後,游泳池前的矮舊男舍淹水比人高,有人爬上屋頂上求救,有人因論文泡水畢不了業,因為那時候的論文還是用手寫在紙本上的。

一個強颱過後,政大災情慘重上了報,聽說經營之神王永慶要發放補助金給受災學生,但也只是耳聞,後來是否有人領到補助金則不得而知。

還有一件讓我記憶深刻的事,一場午後的暴雨,舊圖書館前積水過腰,我和上百個學生被困在館內。到了晚間,校方只好請消防隊用橡皮艇送食物與飲水進來,學生們白白賺到一頓晚餐只覺有趣,直到夜晚積水退去,眾人方脫困離去。

即便是沒有淹水,校園內到處積水也是司空見慣。有一回,蔣經國總統親臨政大校慶,這在那個封閉的年代是何等的大事,然而前一天的大雨卻讓操場千瘡百孔,左一個水坑,右一個窟窿。經國先生向來親民,面不改色的踩過一個個的小水池,穿著西裝筆挺的隨從官員與隨行的校長主任都趕緊跟進,個個是濺得一身泥濘,顯得有點狼狽。

以上這些現在聽起來很離奇的往事,卻是那一代政大人的共同記憶。我畢業後偶而回母校都是來去匆匆,沒有太多的感覺;直到幾年前有次回校巧逢滂沱大雨,全身被淋得溼答答的我彷彿又回到那段充滿「風聲、雨聲、讀書聲」的青春歲月,遂提筆寫下當刻的感觸。

〈泊道南〉

千百回往事 注入心頭

想 道南晨曦 紅樓夕照 醉夢月影

細數年少輕狂

撫今追昔 英雄美人何在

數十載歲月 暮雨朝雲

看 恩怨情仇 酸甜苦辣 悲歡離合

遍嘗人生幾何

把酒凌虛 是非成敗誰主

便繁華落盡

功名付與蒼煙霞晚

只留得

半百容顏

一縷清風

兩行鬢白

幾許風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