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版面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那年成為政大人,最興奮的是發現那麼多的社團活動可參加,不但增加生活情趣,也開闊了視野,新鮮人生活,過的好不快樂得意。而最想不到的是其中一個活動,不僅當時為我造就了一個意外的際遇,烙印下人生一段特殊甜美的回憶;幾十年後更感悟到種種那時看來那樣平淡,而讓我年輕的心靈無法體會出的恩情。


為什麽會去幫忙系刊編輯?想是學長熱情相邀,不但答應了還連續做了二年。大三時被推為主編,才發現以前對這工作,並沒有完整的概念。光是版面工作,包括標題圖片和頁面的設計,字句修改和圖片的搭配等,就極繁雜瑣碎。而文字不但要决定字體的形狀大小,字數更要算準. 不到一頁或是超過一頁,都得找尺寸適合的插圖或廣告,湊成一頁。才知版面也如人生,過與不及都是問題;主角配角都得注重;協調搭配才能事成。

初次做主編,知識和能力是全没,但年輕時真是初生之犢不怕虎,萬事不懼。每天窩在開印刷廠的系中同學家工作,不到晚上十點不回家. 有一次超過了12點已無公車,得叫計程車開回家,一路上不但擔心淺薄羞澀的口袋,心跳得比那如飛的計錶還快,更怕那保守的父母責罵,女孩子那麼晚回家成何體統? 那一年我特别報導心儀已久的薇薇夫人,去她辦公室拜訪。她態度和藹氣質高貴,我談得很愉快,覺得是人生的一段特殊機缘。很久以後聽說其長子不幸意外身亡,她悲痛萬分,我心中也不勝唏噓。


因為編輯系刊的經驗,以後又代表教育系去編畢業生紀念刊。每隔一段時間各系代表聚集開會,發表意見,決定方針進度等事宜。系代表們神采奕奕侃侃而談,很有風華正茂,國家棟梁之感。我也有機會與主編朱立熙,跟校長李元簇先生報告進度。 李校長平日看起來很嚴肅,但是談起話來非常親切溫和,正如孔子所說"望之儼然,即之也溫"。第一次去看他,跟我們說了半個小時的話。談過了正事,還笑咪咪的談起他的兩個兒子在德國留學的瑣事,很有慈父之感。他特別問我對學校餐廳菜式是否滿意?他說在學生考試期間,特別要求餐廳給學生免費加餐。 他認為學校餐廳絕不能夠賺錢,應該全部還之於學生。當時我午餐費僅僅五塊錢,才恍然大悟原來每天湯中的大鴨腿,物超所值,都是校長指示免費赠送的。李校長做事認真,對校務關懷巨細靡遺,也顯現在對學生的愛護關心上。兩個月後在我們畢業前,他離開政大升任教育部長,是我一生非常欽佩不忘的一個人物。


畢業刊出刊後,有點敝帚自珍,送了幾本給比較親近的老師,尤其是慈祥和蔼,對我最好的班導司琦老師. 黃炳煌老師那時剛從美國學成歸來,青年才俊熱心教學,對學生極好.收了我的禮物,還特意請我去吃西餐回謝.我那時不但是窮學生,更是鄉巴佬,第一次去豪華餐廳吃西餐,聽電子琴音樂,大開眼界滿心新奇,比劉姥姥逛大觀園還開心!那時在教育系任教的老師們,都性情溫和諄諄教誨,不僅是經師,更是人師,四十年後我仍然尊敬懷念。


畢業典禮的三個學院學生代表,由所有學系代表投票表決產生,不知為何我會被選出,代表所有文理學院學生。回家稟告雙親此事,父親驚訝得幾乎從椅子上跌下來!他不相信這個從來不肯唸正經書,老是看閑書的女兒,不但考上大學,還能夠畢業,更居然能成為畢業生代表?畢業典禮前一天,父親很慎重認真,把他的相機檢查再檢查。典禮當天更興孜孜得背著相機,左拍右拍,從沒看過他那麼高興過. 等我上臺正要鞠躬,從新校長歐陽勛先生手上接受畢業證書時,老爸也已跳到臺上來照相。父親一輩子非常拘謹低調,很難相信他為女兒,會有這樣的勇敢舉動!


十幾年後妹妹一天無意中提起,她要來美國時和父親聊起我, "你姐姐大學的時候,做文理學院的畢業生代表,上臺領畢業證書,真是能幹。" 我當時心中一動,這早已被我遺忘的往事,父親過了那麼久還念念不忘!父親嚴肅保守,對我的興趣志向,都持南轅北轍的看法,和我十分糾結。因編輯畢業刊而做學生代表,我當時年軽並不覺得什麼,對父親則是不同的意義,這可能是他一向不聽話的女兒,所做的唯一令他高興的光榮事。父親在我50時歲過世,我突然意識到,這也許是我們父女倆,在怎麼都畫不成圓的人生中,一輩子唯一的交集。


如果說人生是一本書,父親和師長們的老成凋謝,給書中的段落,加上了無可奈何的句點。歲月不斷將人生翻頁,舊識景物漸漸成為了雲煙記憶;但政大的四年,將我少年的青澀稚氣,笑語歡顏,编排成一頁光彩瑩澤的版面,拓印入我人生的書頁。這段青春的回憶,仍縈繞在我的心中,至久不忘永不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