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盯著百頁豆腐和冬粉在滾燙的鍋子裡面旋轉,我跟老闆說不要加酸菜。隨即拎著滷味來到總圖前的墮落梯。七點還有五分才到,志榮學長已經在墮落梯上吃肉絲炒飯,小黃狗在他右邊伸長舌頭滴著口水等著,我在靠近學長左邊的位置坐下來。


自從去年發生921大地震之後,每次學長聊天就很愛約墮落梯。據黃建輝學長說,那晚陳志榮睡上鋪,差點被搖下來,從此就跟建輝學長交換睡覺的位置。陳志榮說跟921才沒關係,單純是因為他唸書唸得晚,怕吵到同寢但作息正常的建輝學長;愛約墮落梯則是因為這裡聊完天還能下去閱覽室唸個書。


「所以你覺得有沒有道理?」志榮學長問著。


我用力吸著冬粉,覺得聊完天怎麼可能還能再唸書?完全沒道理。如果是回到商院的系圖繼續打逼,還比較有可能。


他不放棄的接著說:「這路權是屬於我們行人的。」最近學生會要在四維堂前舉行跳繩爭路權的活動,他極力邀請我跟建輝學長參加這個議題。我張開嘴想要吃下百頁豆腐的時候,看到小黃狗用一種真摯的表情看著我流口水。

「ㄟ,學長,狗狗可以吃百頁豆腐嗎?」學長沒有回答我,他朝從圖書館門口走出來的建輝學長揮揮手。


建輝學長是我的社團學長,大一新生的時候,他跟我們說男舍下有個蔣公騎著馬的銅像,晚上12點會換馬腳。他約一群學妹半夜去山上一探究竟,沿著風雨走廊經過醉夢溪的時候,聽著溪流水聲滴答嘩拉的,他便說了一個人頭在醉夢溪倒立走路的鬼故事,所有女生的驚聲尖叫響亮整個半山腰,風雨走廊的微弱燈光也跟著閃阿閃的飄,驚嚇的意識如今已變成所有的記憶聚焦。所以至今,我還是記不起蔣公的馬腳換了右腳還是左腳。


建輝學長就是這麼好笑,我細細咀嚼著百頁豆腐。更正,是好笑又可靠,他知道我也在地下閱覽室讀書,主動複製了一把他在地下室租借的置物櫃鑰匙給我,說太重的原文書可以借放在他的櫃子裡。從此,這個我的書本與學長的書本在地下室同居的秘密,在我心裡開了一朵美麗的玫瑰花。


可惜他喜歡的是志榮學長。


所以這朵花很快就凋謝了。記得當時在貓空行館收到建輝學長的信時,我還以為他要跟我告白,因為他約我去行政大樓喝垃圾攤的紅豆湯。結果他真的是告白,只是對象不是我。他請我在社團香吻節活動那週,幫他匿名送給志榮學長一顆愛的香吻氣球。這是我跟他的秘密,是玫瑰花凋謝了,殘留在莖上那帶刺的針。

「狗狗大概什麼都能吃吧,就是不能吃巧克力。」志榮學長順勢從包包拿出一個巧克力,放在我手上,他什麼時候知道我喜歡吃巧克力的。


「跳繩這個活動,有可能讓路權被正視嗎?完全只是學生們自爽而已。」建輝學長邊說,邊若有所思的望著志榮學長給我的巧克力。


然後,他突然拿走我手上的巧克力,逕自的打開包裝,拿起一小塊湊近小黃狗那滴滿口水的嘴旁邊說:「除非有誰犧牲阿…」


志榮學長一把搶走他手上的巧克力邊吼著說:「就跟你說了,狗是不能吃巧克力的。別開玩笑了!」眼見兩人有點火爆,我快速地收回巧克力,假借去地下閱覽室上廁所的名義,悄悄將它鎖進櫃子裡。

隔天,小黃狗的屍體被發現在四維堂前的草叢邊,聽同學們說,清晨警衛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呼吸了,初步推斷可能是被行駛過快的車子撞了吧?


我走下地下閱覽室,打開置物櫃,發現,巧克力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