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籃傳說:戰神與佔神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心中有球,哪裡都可以是球場。」中正圖書館三樓閱讀區,戴著耳罩式耳機的同學在饒舌歌曲的頓點處,順勢做出一個漂亮的投籃姿勢。從出手時結實的二頭肌可以判斷:他是標準運動員;從精準的仰角與銳利的眼神可以猜想:他是一流射手;從奇怪的舉動可以得知:他並不尋常。

  在政大籃壇,人們封他為「文山邦皇」。他是戰神,時任校男籃球員,曾任經濟系籃隊長。無論在校際比賽與校內聯盟賽,憑著行雲流水般的切入撕裂敵營禁區,抑或箭無虛發的三分遠程狙擊敵人,邦皇總能成為球場上關注的焦點。場上可見的是對手無助的膜拜,場邊是粉絲無盡的崇拜。然而,場下的邦皇則展現截然不同的另一面,親民而不擺架子,甚至可說是有些幼稚,與隊友們相處融洽也時常給予鼓勵,必要時更會耍耍寶緩和氣氛!

  如果說邦皇是太陽,為經濟系籃撐起半邊天空。那象徵月亮的人是誰呢?又肩負著怎樣的責任?

  在經濟系籃,我們也許淡忘了這個人,也許還殘留著模糊印象。他是佔神,曾經的系籃球員。無論是大雨滂沱或寒氣逼人的凌晨,憑著不服輸的毅力揹起球袋,也揹起全隊練球的責任,他孤身前往球場搶佔位置。成功為我們佔場的他也許渴望粉絲的喝采,然而五期路上只有沉睡的石階陪伴;他也曾渴望獲得鎂光燈,然而只有景美溪堤未熄的路燈靜謐垂釣。球技樸實的他上場時間不多,場下也不是大家的精神領導,甚至常常隱身在隊友們之中。

  佔場是政大特有的籃球文化,因為學校的球場稀少,在繁多的系隊中,要協調練球時間是非常困難的事,所以就演變成先用球袋佔場者擁有使用權的不成文規定。而各系競爭越趨激烈,漸漸將佔場時間不斷提前,甚至出現凌晨四點就前往球場、頂著毛毛雨守護球袋等事蹟。佔場文化除了反應資源的限制外,更象徵著同學們對籃球澆不熄的熱情。

  戰神是經濟系籃的太陽,經濟系籃的世界繞著邦皇公轉,使我們在政大籃壇的銀河系有一席之地;而佔神則作為月亮,繞著系籃世界而轉,自身不帶光熱卻默默地守護,讓我們在基礎上能站穩腳步。經濟系籃能一直做為政大籃壇的強權,靠的不是一個人的努力,而是全隊一致的向心力,就如同一個大家庭,無論是場上領導球隊的戰神或默默支持球隊的佔神,還有背後不辭辛勞的球經們和場邊聲嘶力竭的加油團,大家各自用不同的方式為球隊做出貢獻,為的是那份共同嚮往與追求的光榮!

  感謝大學系隊帶著我成長,也帶給我許多珍貴的回憶,更帶給我與隊友們無價的羈絆。身為經濟系籃的一份子,我備感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