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合格的女孩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有時,不經意的聽到某段旋律,與記憶中的片段忽然有了連結
原已塵封在記憶裡的往事,其實從未曾遠去。


大三下,體悟到大學已經玩了兩年半
該是唸書面對現實的時候了。
開始固定在上完一天的課後,到圖書館報到。

人,都會習慣找個自己的位置
常到圖書館的人就知道,除了考試前會湧入大量人潮外,
平時坐的大約就是那些熟面孔
既然打定主意常常到圖書館報到了,我也決定要找個自己最習慣的角落

總圖地下室?太悶了,淘汰。
二樓?看期刊查資料的人太多了,淘汰。
三樓?小說太多會分心,淘汰。
總算換到了總圖四樓

真正想要唸書的人,才會努力爬到四樓來吧!
因為是英文圖書區,原文書上都積了厚厚的一層灰
平常在書架區連燈都沒有開,自然人煙稀少,適合埋頭苦讀

一開始也沒有固定坐在哪個位置。
直到有一次坐在靠窗個人座時,看到旁邊的大桌,坐了一位女孩。
桌上總是放著顯眼的黃色水杯和小六法。
那女孩也許不算頂漂亮,卻有吸引人的氣質。
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眼神柔和,感覺天真,沒有心機。

通常,一到圖書館把背包放好後,我會再到三樓挑本閒書
放在座位旁,課內的書讀累了,就翻翻閒書
有時候閒書太有吸引力,搞不好看閒書的時間還比較長。
我通常圖書館開門就到,那女孩稍晚些
她來了之後常常把東西放了,也會不見一下子,之後抱著一兩本閒書再度出現。
真有趣,跟我有一樣的習慣耶!於是漸漸開始注意她。

初到圖書館,我常常很沒有定性
念不了多久,就想要走了。
那女孩通常都是聽到閉館音樂-德布西的「月光」響起時,才起身收拾。
我就決定,至少要等她先走,我才能走。
就這樣在她旁邊念了幾天的書,偷偷觀察她
卻開始為她擔心了起來。

我發覺她的眼睛,總是透露著無奈的疲憊,
那種令人肩膀都提不起來的那種累
她習慣把眼鏡拿掉唸書
念著念著,頭就靠到書上去了。
起初我以為她是因為近視也不淺,要很近才看的到字
後來才發現...原來她是睡著了
有一次經過時,偷偷看她在唸什麼科目
-民事訴訟法。

就這樣,每天去圖書館報到,坐一樣的位置,看同一個女孩
久而久之,好像有一種跟她一起去唸書的錯覺
雖然只是兩個人都坐在同樣的位置罷了。

有時候在校園裡遇到她,眼神交會時,我會猶豫要不要跟她打招呼
甚至我甚至覺得她也有同樣的猶豫
好像,該是認識她的時候了...左思右想,決定寫信,
但一直放在背包裡,期末考考完了,學期就這樣結束了。

大四開學後不久,一個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我在商館裡頭聽著無聊的課,
望向窗外,總圖前面的墮落梯上,總有沒課的學生們坐在那兒聊天談笑,
忽然,我瞥見一個熟悉的背影走進總圖。

下課後,我馬上收拾東西衝到圖書館四樓,
找她習慣坐的位置上,卻不見熟悉的黃色水杯
怎麼可能,我明明看到她走進圖書館了,
該不會是換位置了吧?
於是我開始地毯式的搜索..四樓,三樓,二樓,一樓...

在地下室,我找到她了。
找了一個離她有一段距離的位置,坐了下來偷偷觀察,
她眼中的疲憊,比以前更深了,
連翻薄薄的小六法書頁,都無比費力
之前在四樓,她在看閒書時,偶而還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也許是考試快到了,為了專心讓自己不再看閒書,
所以換到地下室去吧?

顯眼的黃色水杯,依然放在她的桌上
卻換了一個新包包,上面貼了張白報紙,畫了一個日式的紅太陽,
用毛筆寫了兩個大字:「合格」

於是,我悄悄地收拾了拿出來偽裝書和文具,收拾了想認識她的念頭
現在,不是打擾她的時候…

之後,到地下室看報紙時,偶而會繞過去看看她
而我,依然待在四樓的個人位
看著別人坐在她習慣的位置上,來來去去。
司法考試結束後,就沒再看過她,不知是否順利合格?

隨著畢業,離開貓空山腳,服役、工作,轉眼已數十載。
偶然聽見德布希的「月光」時
總想起那位背著合格的女孩,與那段在總圖裡苦讀的青春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