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強九舍中庭的含羞草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班傑明老家離政大不遠,小學的少棒隊每周日都在河堤棒球場練球,頭給理髮部剪了十年。十年來指南路上的店家興隆衰敗的過程,看在他眼裡,只有麥當勞依舊、其他面目全非。

搬宿舍那天是班傑明十年來第一次到山頂上,沒搭到公車只能走路,到蔣公銅像的叉路走錯一次,迷路問警衛自強九舍怎麼走,被上山的工友順風車載到了宿舍總共花了25分鐘。

自強九舍是稀有的雙人間,空間不大,但是兩人住勝過四人擠。見過了室友學長後,班傑明繞著宿舍的長廊認識環境,房間在長廊的頭、廁所在長廊的尾,班傑明點點頭,知道冬天洗澡會是一個挑戰。從廁所折返回房間的路上有個樓梯,是通往女子宿舍的必經道路,這是政大唯一男女”合法”同棟的宿舍──幾個月後開學,班傑明到其他男子宿舍參觀,發現遇到女生在男宿裡也不是那麼難。

在樓梯旁邊是宿舍的天井,天井裡生滿花草,班傑明注意到了一欉含羞草,含羞草是敏感的植物,一碰就萎縮自己的枝葉,於是浪漫的人給了她浪漫的花語──禮貌,但班傑明皺了皺眉頭,他認為含羞草碰到任何東西都萎縮的態度並不叫做禮貌。

班傑明下山後搭236公車回家,加等車他只花了24分鐘。


班傑明一開始就特別接近含羞草女孩,他並不是班傑明心目中的女神,班傑明對女神有嚴格的定義,必須是柔白嬌盈,唇稍婉偏,眉角輕迎,漣漪生頰,曖曖出瞳,掣電貫心,桃香揉鼻,魂走他鄉,夢回雲林,讓班傑明既瞬目倒心,又悸心沁脾。 符合女神定義的只有新垣結衣跟林予晞,含羞草女孩完全不符合,但班傑明心動了。


含羞草女孩生性溫和有愛,頗得同儕歡迎,也不少男學生喜愛。相處久了,班傑明發現,含羞草女孩的溫和有愛屬於世界大同──她為了不殺生而吃素;為了減少垃圾量考慮使用手洗衛生棉;為自己的呼吸與消費造成地球的負擔而抱歉;為自己一顰一笑可能造成別人的負面情緒而苦惱著。總之,一切一切的惡果都是自己種下的因。於是含羞草女孩很努力生活,但卻活的鬱鬱寡歡,時常把自己封閉起來。

班傑明常常走到宿舍中庭看含羞草,他對含羞草的認識僅限於萎縮,他不特別喜歡植物,他也搞不清楚是不是對含羞草女孩有特別的情愫。他常耳提面命女孩要早睡穿暖,他曾傳簡訊告訴女孩他好喜歡玩她的頭髮,這算不算是告白? 女孩只是回傳:「簡訊很貴,這話當面講,不要浪費錢傳廢話。」她忘了這句話也可以當面講不用浪費錢。

認為大學時間很多的一定是大一新生,總覺得萬事不急,錯過一段愛情還有下一段;今天追不到還有明天,貪心的想把握住所有的機會,不知取捨,卻發現一天24小時都不夠用。到頭來,該抓得沒抓牢,不該抓得抓滿手。當班傑明驚覺時間飛逝的時候,他勇敢的對女孩提出約會要求:

「我缺一件正式的西服,我只相信你的審美眼光,陪我去買。」

班傑明不敢相信自己在說甚麼。

「好阿。」


班傑明記得花了一生最久的時間在挑衣服,梳頭髮,對鏡子練習微笑。室友問起晚餐的時候,那聲「沒空」,居然帶有幾分嬌羞!女孩樸素但是有打扮過的樣子出現時班傑明頓時心情愉悅。

這趟班傑明所謂的約會尚稱滿意,達成訂做西服的任務之外,班傑明試圖深聊一些,女孩說了許多心理話,但班傑明總覺得自己的話放出去就像碰到含羞草一般,讓她萎縮了

「我這身西裝好看嗎?」

「還不錯!」

「是我還不錯還是西裝還不錯?」

「…」

「…」

「…」

「你看新聞,反服貿的學生衝進行政院了耶!」

幾年後,雖然這段感情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淡淡的,甚至稱不上愛情,更比不上Dcard上面轟轟烈烈的故事,例如:雄女友狠甩重考男友戀上醫科學長之類的,但是當班傑明看到含羞草時總是會想這段蕩氣迴腸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