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苒--花花自序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我有很多個名字,還有很多份愛。


  有的時候我叫大花,天氣很冷的時候,他們給我穿上衣服。

  有的時候我的暱稱變成花花,當我在麥側過馬路的時候,同學會跟在我尾巴後頭東張西望再走,然後摸摸我的頭。

  有的時候他們叫我斑斑,下午一點的鐘聲響起,準時到綜院上個體經濟學。

  同學被點起來回答,有人姍姍來遲,還有人在睡覺。

  被點名的同學答錯了。什麼嘛,這題老師上次不是講過了。

  「你看,大花一直看著你,連他都比你聰明喔。」旁邊的同學大聲說道,引起全班──包括老師在內──哄堂大笑,讓那個同學尷尬地低下了頭。

  其實我也不特別聰明,就只是聽了好幾年老師的課。

  老師說過,雖然學習就像一條沒有盡頭的登山步道,但只要慢慢走、一步一步堅持地走,即使腳步很慢也還是可以透過時間的累積,走到一座小山丘。

  如果我有考上政大的同學們那樣聰明的腦袋,我可能都已經走到山嵐之間,可以眺望遠方了吧!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待在政大,走過綜院和總圖,走過四維和志希,走過莊外和全家。

  和政大的同學一起,走過春櫻和秋楓,走過北風也走過鳳凰木。

  走過名字的變化、四時的遞嬗,也走過人事的更迭。

  我見證過新生的到來,也親眼目送他們踏上職場,踏上人生中新的旅途。

  沒有什麼是恆定不變的,隨著暱稱的變化,身旁的臉孔也一張張地更換了,到了今天,再也沒有最初的那些五官。

  但直到今天我也還是與政大一起,陪著同學走過光陰的荏苒。


  同學和老師們的一生都比我漫長得多,或許他們可以讀好幾次大學,可以拍好幾次畢業照。但無論是誰都只有一次的20歲,沒有一年會是一模一樣,一如沒有一滴美酒能回到最初的葡萄,也沒有一個人能再以20歲的青春回到最青澀的校園時光。

  作為政大長久以來的居民,政大人最忠實的好朋友,我只希望大家能夠在似水流年,在政大度過最單純而美好的歲月。


  我有很多個名字,還有很多份愛。

  這些愛,來自政大,來自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