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的中國青年─許席圖-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第一次聽到許席圖的名字是在某一年的雷震公益信託獎學金頒獎典禮。前幾天剛好看完了張藝謀改編自余華小說的電影《活著》,看到片中主人翁福貴對共產黨充滿信心以及後來的結局,不禁想起一位政大學長,許席圖。

1945年生於雲林北港的許席圖,學業表現不錯,考上了國立政治大學企管系,在大學期間,許席圖擔任過政大代聯會總幹事。1963年來自美國的留學生狄仁華在《中央日報》發表了《人情味與公德心》的投書,文中批評當時台灣社會亂象,有人情味,可是缺乏公德心,例如:排隊不守秩序、在禁菸場所毫不顧忌的抽菸、考試作弊等。此文一出,立刻引起了許多青年學生的共鳴。過沒幾天,就讀台大的陳鎮國與政大的許席圖決定成立「中國青年自覺運動推行會」(自覺會),以「我們不是自私頹廢的一代」作為宗旨,號召學生從事社會服務。 在救國團勢力以及黨國體系默許媒體報導宣傳的協助下,中國青年自覺運動很快地擴展開來,自覺運動一開始主要是以「公德心」為重點,鼓勵青年學子走出校園推動環境衛生、公共秩序、扶老攜幼等活動。 雖然國民黨當局一開始也是支持的,不過隨著自覺會組織日漸龐大,也引發了國民黨的戒心,開始密切注意曾任自覺會秘書長與主席的許席圖一舉一動。當年許席圖在轉系未成以後,因為本系學分不足而被迫退學。 在澎湖服役期間,他有意籌組「統一事業基金會」(統中會),打算以會員募股方式,籌募活動經費,推展公益事業等方式發展學生組織。不過,組織學生這件事踩到了政府的紅線。1969年2月許席圖因為「意圖顛覆政府」而被逮捕,關押於景美看守所。不過,許席圖等人到底要如何顛覆政府?如何進行武裝叛亂?武裝在哪裡?這都是當時逮捕時說不清的事 在審訊的過程中,許席圖因為刑求而導致思覺失調;根據當時同在景美看守所的柏楊回憶,常常可以聽到許席圖大聲哀號著「放我出去」。如果按照法律,被認定精神異常的許席圖應該停止審判。不過,當時蔣中正在判決書上批示:「此等叛亂罪,不論年齡幼如何,凡其已至十八歲者應依法懲治,至許席圖主犯不論其是否精神分裂症,既係主犯,不得停審,應判處死刑,餘照甲案辦理,勿延。」

雖然最後法院並沒有按照蔣中正的囑咐判處死刑,不過許席圖的青春歲月以及心智,早已因為白色恐怖而被葬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