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場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聽說了嗎,後山的銅像被一群外校學生鋸去了馬腿。」 儘管時值寒假,消息還是一下子就傳遍開來,學生、教師、職員、校友,一時間都在議論這件事。 「他們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這可是破壞公物啊,更何況那塑像是學校的標誌。」有人義憤填膺道。 「要我說,做得好。」旁邊人隨即反駁,「誰叫學校遲遲不肯移走銅像的,先校長是舊歷史的代表,這種標誌不要也罷,這是為了『轉型正義』。」 聽到這個詞,原先那人自覺在道理上矮了幾分,但還是不肯認輸,嘴裡小聲嘟囔,「要砍也是我們自己砍,輪不到他們外校學生身上去。」

因為事出突然,學校也只能暫時用強力膠把馬腿黏回去,勉強維持個樣子。至於之後的處理方式,是修復或是移走,還得等開會再討論。

二月的夜,空氣濕冷刺骨,把人的關節凍得發僵。 一個黑影翻身下馬,但一方面因為氣候的緣故,一方面也是年歲大了,動作早已不像往昔那麼利落,落地時明顯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 他倚著馬平復了一會呼吸,沉默半晌,深深的歎了口氣。然後側過身來,右手半摟著馬頸,左手繞到後面溫柔地順著鬃毛。 「老夥計,真是對不起你,跟著我受苦啦。」 老馬聽得心酸,把頭壓得低低的,輕輕地打了個響鼻。 「白天聽路人開玩笑,要把我們熔了做成紀念幣。你別說,這倒是個好主意,如果這樣能讓我們兩個沒用的老東西派上點用處的話。可惜……」他自嘲的乾笑兩聲,沉默片刻,才終於下定決心似的接著說道,「等你的腿再好些……」 老馬會意,甩了甩尾巴,不再發出任何聲響。

翌日,學校請來工友在銅像四周安裝玻璃圍欄,新鑄的馬腿還需要些時日製作,在此期間只能先暫時把銅像這樣保護起來了。但不知是不是錯覺,騎馬的人的後背看起來比以前更佝僂了一些。 「大概是馬腿黏的不夠周正,讓銅像的重心改變了吧」,工友沒有多想。

在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社會,聳動的新聞每日層出不窮,當下的熱點經過短暫討論,便再無了新鮮感,被人們拋諸腦後。僅僅幾天之後,大家已经對銅像的新外觀習以為常,路過時也不再指指點點、予以特別的關注了。 然而某日,人們突然發現銅像不見了,只剩下玻璃圍欄空蕩蕩的杵在那裡。 駐警隊的教官找遍了學校,卻怎樣也尋不到蹤跡,無奈之下只能報警。警官來了之後,看了監控和車輛出入記錄,也依然沒有收穫。沒有人破壞,沒有人搬運,那樣巨大的一座銅像就這樣突然人間蒸發了。

又过了很久,一位住在附近的居民才找上警局。 說事發前日的傍晚,自己正在後山鍛煉,一抬頭看見一個背影,步履蹣跚的,看樣子像是位老者。這老者背著手,身後牽了一匹坡腳的馬,慢慢的走,越走越遠、越走越遠,直到身形隱沒在了瑰色的霞光中。最後就這樣隨著落日的餘暉,被吞吃在青灰的地平線下,再也看不見影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