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所珍藏的友情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五年前甫踏入指南山城,面對新環境的不適應使得本就內向的我更加靦腆。因此在宿營遊覽車上,你在我旁邊的位置坐下的那一刻,你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我在政大的第一個朋友。

開學前兩週都空蕩蕩的對話框,在宿營結束後開始熱鬧了起來,每週最期待的就是能夠相聚的日子。記得那時最喜歡星期二,因為你早上練完球之後,總會約我在藝文中心萊爾富旁邊的位子一起等必修上課,那是一個人不多的地方,容許我們大聊特聊一些心事;到了晚上下課之後,再一起走下山到體育館看你晚上場的練習。身在大一課程最重的反常系所,一起完成第一份報告的那一天,你拉著我躺在操場上看星星,我永遠忘不了我們愉悅的臉龐,比繁星更為閃耀。

然而歡樂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約莫期中過後,沒有原因的沉默取代了熱絡,下課後必經的下山之路因為沒有對話彷彿變得好長好長,每天期待的星期二成了形式上的見面,在原本便很安靜的藝文中心的空間裡,無聲使氣氛多了幾分詭譎,過去看似美好的友情,僅剩我的一廂情願在維繫。

最終無可避免的,我們仍然分道揚鑣,或許一位體保生會和我這個書呆子成為朋友,本就是一場意外。大二之後,我申請了雙輔,而你據說在校隊過得很好,我們深入了符合各自屬性的生活,再也沒有交集地帶的漸行漸遠。

再度邁入體育館已是大四的年紀,畢竟對我這個運動白痴而言,少了觀看校隊練習的理由,體育課又恰巧適逢體育館整修,實在沒有其他契機再入館。這幾年身邊又多了幾位朋友來來去去,但不會忘記的總是初來乍到便建立的那份情誼。人生路上沒有太多朋友能夠並肩走到最後,但只要曾經有一個人和我一起參與了其中一段旅程,我便感謝他為我的旅途增添繽紛色彩。如果可以再回到當年,我希望能在這裡多看你打幾場比賽,將你打球的帥氣身影牢牢刻印在腦海。

在校園裡的最後一學期,有堂課恰好和當年我們最重的必修同一間教室,那時你說其實這些課業對你而言都很困難,不知道你現在還好嗎?有沒有順利通過系上那幾堂魔王課的考驗?面向窗邊思忖著這些問題之際,彷彿又看到當年的我們在靠窗的位置並排而坐,你因為聽不懂課程內容索性開始塗鴉,問我說你畫的卡通人物可不可愛。

「可愛啊,畫得好像喔!」剎那間,時間彷彿又回到那一刻並靜止,此刻的我們沒有煩惱,眼中只有彼此最燦爛的笑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