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微微細雨時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政大的細雨,像失戀的少女,一想起傷心事,就滴滴嗒嗒的哭起來,綿綿不絶不肯停止。

那年,特別喜歡下雨天。期待在雨中佇立的一回眸,能引來一朵花傘柔情的遮蔽;在圓圓的彩傘下,營造一方小小天地互訴衷情,萌放出纏綿浪漫的情絲。常常午後雙雙站在道南橋上,瀏覽明媚遠山,共享那四月芳菲春色;漫步於醉夢溪旁,傾聽潺潺流水,倒影蕩漾在清淺的溪水中,讓無邊的柔情在波光裏招搖。每每相擁相依共走漫漫情路,眼眸中半天彩霞已缓缓沉落,浮現出滿天星輝,少女年輕的心中充滿了遐想,但願永遠走不完那地老天荒。

無奈年輕的心不存在著永恆。滿心的甜蜜恰如短暫的細雨,禁不起太陽出來而雲消霧散。沒看到盼望中的絢麗彩虹,原先朦朧旖旎的世界反倒倏忽消失,更無從探索那傘下短暫淒美的故事,究竟是真是幻? 只是從此聽到雨聲,少女無神的眼眸內,總會瀰漫著悲涼的濛濛水霧。在四維道行色匆匆的浮影中,總覺得一個熟悉的身影擦肩而過,不自覺得轉身回顧,找尋那曾經牽盼思念的背影;再回眸,早已消失在迷濛的煙雨中。

年復一年,道南橋靜觀著人來人往,世事變遷,淡漠得不發一語;醉夢溪仍然涓涓細水,聆聽著同樣的情話,再將痴迷情意,狠心的段段揉碎在瀲灩波光裏。終究不能灑脫得揮別那西天的雲彩,少女特意將這心思鎖藏塵封起來,靜待歲月流轉;慢慢看淡看透人生的聚散與得失,那曾經撼動心弦的過往記憶,漸漸變得縹緲而遙遠。終於明白細雨原本就是年輕無拘束的雲朵,經過漂泊迷失,憂傷幻滅後化成的雨露,來遍遍洗清内心的萬種情愁,將花開花落雲捲雲舒的青春,重新渲染在心靈淡淡的水墨風景中。  

也如雲朵般的飄越過太平洋,先後住過的地方,都是乾燥的沙漠,不但天氣少風少雨,心境也逐漸練就成無悲也無喜;沒有了"無邊絲雨細如愁"的心緒,倒添了"自在飛花輕似夢"的感慨。這時,反而常常想念起那段清淺流年,政大綿綿的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