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夢溪畔杜母墓園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早年六十年代後山尚未徵收,從社資中心後有一條流過校園的無名小溪,有人稱指南溪有人稱無名溪,但後來新聞系同學將之美化取名為醉夢溪,有醉生夢死富饒情懷之意,那時田徑場邊有籃球場數座,過了籃球場有一小焚化爐,再過去溪邊盡是竹林,醉夢溪北岸竹林有一小水泥步道二岸寬僅容二人並行,步行數十公尺有一水泥小橋寬一百來公分且二邊無任何護欄,過橋左邊即現渡賢橋旁野薑花位置有一氣勢巍峨墓園即杜母墓園。


杜母墓園為瑞芳調和煤礦杜氏家族所建,為高10多公尺三層修建方式,內更有多位黨國元老墨寶石刻題字,墓園座南朝北整體氣勢建構磅礡無邊,後山校區徵收後才搬遷,杜氏家族後人更將搬遷費用成立杜母高昌太夫人獎學金以誌念。


民國60年左右舅舅於公行所就讀,假日常帶我們從後山登山健行至新店銀河洞一遊,而冬夜亦激我和弟弟是否敢夜訪杜母墓園,那時念初中年少氣盛一口答應,待往墓園途中寒風凜冽直灌頸脖,周遭竹影搖曳生風簌簌作響,握著弟弟沁出冷汗的手雖想回頭認輸,然好勝之心驅使仍硬著頭皮朝墓園行進,越接近墓園在醉夢溪對岸就看見墓園石碑矗立清晰如在眼前,雙腿疲軟無力仍勉強邁步前行,短短數十步之遙仿如登天,好不容易到了墓園一踏上台階則豁然開朗矣,祇見俊彥佳人儷影雙雙卿卿我我竊竊私語好不熱鬧,完全無視我兄弟倆存在,輕鬆踏上歸途贏得三兄弟水果冰一碗,但仍深深告誡其他年幼同輩墓園陰沉蕭瑟不可輕訪。


轉眼一晃五十年了,連女兒今年都要從政大畢業,蘇軾洞仙歌有句我很喜歡,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屈指西風流年偷換真美,來是偶然走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