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長大從來都不是捨去掉過去,而是多了幾層社會的包裝。」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籌備包種茶節的時候,我們的系比較特別,會分成四個組別。我和她不是像與真命天女的相逢,被分在同一組,倒是像老子崇尚的「老死不相往來」般毫無瓜葛,每每只能從我的組別中遙望。

我一直以為學測面試毫無用處,直到她站在我身旁等待著綠1,我像是不知所措的考生,硬生生地從腦袋中擠出僅有的聊天話題,把握住這短短的片刻,口試成績很快就出來了,我跟她交換了instagram。我討厭下雨天,更討厭下雨天時的綠1,往往到下課時,綠1就像是承載不住大學期中期末的高中生,隨時都有可能原地爆炸,而在之中的乘客更是深感其受,旁人的雨傘深諳若即若離的道理,隨著公車的搖晃碰幾下之後又縮回去,但是回著她的訊息,雨天的綠1也是快樂的。

她之後宿舍候補到自九,我很是瘋狂的陪著她坐著2路,搭上山後再下山去坐綠1。回想起來真的是很美好,這段回憶一定是在我大學生涯中難忘的一段,即使現在我們不在一起後,我還是會在校園裡想起我們的身影。之後很常一段時間我都窩在總圖,午餐都只吃殺人魔王,晚餐就吃關東煮,享受一個人的聖誕市集,鄙視那些在聖誕樹前拍照的庸俗人們,達賢圖書館開了之後我更常去看鴨鴨,看它們在游來游去也想轉生成鴨子了呢。

有一天我無意的跟著花花走著,搭上因為防疫所以只開放一個電梯的國際大樓,我遇到她了。她穿著不像冬天會穿的牛仔短褲,米白色的針織外套,她還把頭髮燙捲,是路上會小回頭的那種可愛女生,我和她站在電梯裡相隔最遠的對角線,沉默是金,我那時一定是位大富豪。

在政大的回憶,有點像是這段感情,有點瘋狂,又有點不可思議,從很多的活動中找尋自己,會想起從山上走去嘗相聚的時光,雨天的綠1、雨天的政大,然後保護好這些回憶,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