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在政大選課這件事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八點五十九分。

此時的政大學生們,無不屏氣凝神,死命地盯著螢幕右下角的時間。我也抿著嘴唇,將手放在滑鼠上,靜靜等待這一分鐘。

自從改變整個政大,影響也十分重大的規定頒布出來後,所有學生就會在這個時間點,散發出像獵人鎖定獵物一樣的殺氣。


五十八秒、五十九秒……

九點整。

「「「「喀。」」」」

幾乎是同時,每個人的手指都敲了下滑鼠左鍵,可見大家對這件事情的重視。

而理所當然的,系統承受不住這樣的熱情,開始跑不動了。

這樣的光景,在每年的新學期都會發生。

沒錯,就是選課。

在校長決定實行課程精實後,課程的數量和時數遭到裁減,學生的選擇也被限縮了。但可怕的是,畢業所需學分並沒有跟著減少,因此在選課方面上,政大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現象。

假設把課程當作供給物,課程時數是其價格,而學分是需求物。

按照供需法則,當供給的數量變少,需求的數量卻沒有變動時,價格理應會提高。

但問題在於,就連價格也調低了。

於是在需求量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學生必須從更少的選擇中,去做更多的選擇,也因此才產生大家搶課搶破頭的現象。更不用提,學生對於課程本來就有喜好問題,所以導致有些課更多人選,而有些課更少人選。

把追蹤清單的課程加入登記後,我們靜待著下星期的結果出來。

等到初選結束,接下來就是範圍涵蓋整個校園的RPG遊戲了。開學的第一個星期總是能看到大家四處奔波,只為了自己想上的課。

每一門課的第一堂,教室通常都塞滿了人,甚至站在後面或坐在地上,我們都是在等著看要不要加簽或是退課──我用「我們」是因為我通常都是翹首期盼著加簽的人,因為我選課還滿常失利的,也因此基本學分都不是很多。

更慘的是,由於同樣的人數必須由更少的課程來負擔,所以滿多老師有時候不會開放加簽,或者是開放人數很少,讓加簽變成了抽籤。

於是,籤運很差的我,之後又被迫去選一些興趣沒那麼高的課。


但人生本來就不會是一直線,一定多少會有些蜿蜒曲折,能夠筆直地朝目標前進,才是更重要的。

在政大生活,如果不習慣突如其來的風風雨雨,那怎麼行呢?

我相信,每個學生的書包都是放著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