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側,往左走往右走?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早上九點的鐘聲響起,手裡拎著剛買好的早餐,往麥側的方向走去,每步輕快的步伐踏出的距離,都跟臉上微笑的弧度成正比。經過了門,直走再右轉,往大勇樓前進。

一個半小時過後,坐在大勇202上著課的我,打了一個好大的哈欠。老師從九點十分到現在都還沒下課過,也絲毫沒有打算要下課的意思。我一隻手托著頭,楞楞地盯著前方的白板。

又打了個哈欠。老師的輪廓模糊了片刻,直到眼角垂下一滴新鮮的疲憊感,先前的朦朧才再度清晰。我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再拉了拉自己的臉頰,拉回了在現實與夢境邊界搖搖欲墜的我。「嗯,終於請醒點了。」我想。然而,大概十分鐘過後,托著頭的那隻手漸漸無力,好幾次支撐不住直接攤在桌面上,直到我再次撐起頭。一開始,疲倦感只像一道滴在衣服上的污漬,本以為會隨著時間而慢慢稀釋、褪去,卻沒想到,反而是隨著時間慢慢的暈開了。暈開後,我的前額也早已壓在書上,一頭栽進甜美的夢鄉。

過了不知多久,隱隱約約感覺到肩膀被戳了一下。

我抬起頭來,眼睛半開,適應了一下光線,如一隻剛羽化的蝴蝶,從那舒服溫暖的繭裡掙脫絲絲牽絆,再次迎向這個世界。扭了扭我的脖子,然後回過了頭。

「幹嘛啊!」 「等一下要吃什麼?」

對一個剛清醒的人來說,煩惱午餐要吃什麼已經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了,更何況我們現在是在政大。

我的臉一沉。 「到時候再說啦!」隨即又再度遊走於恍惚與清醒間,只不過未再墜入夢鄉。 下一次的清醒,就已經是正午十二點,跟著大家一起站在麥側門口,煩惱著到底要往左走還是往右走了。

「我等一下一點要上微積分,你們趕快決定要吃什麼好不好。」 「我們現在就兩個選項嘛,往左走吃津喜,往右走吃東京小城。」

躊躇了五分鐘,似乎是對這兩個答案都不甚滿意。此時,麥側早已像早上八點的捷運板南線,水洩不通。加上現在疫情的緣故,出入的通道分開,本來就不寬的麥側顯得更狹窄。擁擠的程度已足能感受到身旁每一個人手臂上汗珠的溫度。大家都像逃難似的衝過那條沒有紅綠燈的斑馬線,畢竟每晚一分鐘,已經不多的選項中便會再少一個選項。然而,我們五個人仍站在那人來人往的門口,還未拿定主意。

「那我們往右走啦!」我略有不甘的說。過了七分鐘,大夥兒終於再次移動了腳步。隔了四十分鐘,我再次出現在麥側門口,直走,左轉,往圖書館的方向前去。

在麥側的這個路口,往左走往右走,過馬路不過馬路,並不總是只跟午餐的著落有關。這每一次的決定,好像也蘊含著某種更深的含意。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到政大時,是在暑假參加系上的迎新。集合時學長姊從動物園站帶我們到政大,但最後在綜院解散。那時的我傻傻的,在面積不大的平面校區也短暫的迷了路,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麥側。四處尋找公車站的我於是過了馬路,向左轉。我也的確在不遠處找到了公車站,殊不知那其實是完全相反方向。大概經過了兩三站,便察覺哪裡不對勁,立馬下了車。心裡想著如何回到原點,便搭上另一台公車,不久果真順利回到麥側,就這樣一路搭回捷運站。

在這個路口,或許躊躇不決,或許會走錯方向,但我想無論如何,這些都是成長的軌跡吧。躊躇無所謂,迷路也不要緊,下一次就會先想好,就會走對了。就算是走錯,只要能找回原點,就能依循著前次的經驗避開錯誤,終究能抵達目的地。只要記得自己從哪裡出發,就沒問題了。

太陽收起了烈焰的雙翼,暮色染紅了藍天的一角,一圈靛青在兩者中間暈開。六點下課,我從綜院往麥側的方向走去,看著左方的夕陽,漫長的星期四將結束了。出了門後沒有一絲猶豫,直接左轉,伸手招了一台往捷運站方向的公車。

從公車上看著晚上六點一樣擁擠的麥側,不禁笑了一下。

明天中午還是自己一個人吃飯好了,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