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與K的相識是在政大之前。
 我與K是高中同學,起初我們並不熟識,像兩條支流,各自面對求學階段,關於學業、人際、生涯的各種曲折與阻礙。直至隨時間之河的流向,匯聚在某個節點,一同交融彼此的生命與情感。
 準備指考時,我便決心以政大為目標,開始翻閱鮮少碰觸的社會科。在三類組的班級待了三年,我終於意識自己對理科的不擅長,是出於沒有熱誠與興趣。K同我一樣找不到自己的興趣,卻一心以父母的期望為目標,希冀準備自然科指考能考上醫學系。
 指考分發後,我如願以償進入自己夢寐以求的政治大學,而K雖未能達到醫學系的分數標準,卻因選考數乙得到優異的成績,落在政大的商管科系。因為政大,開啟我與K的緣分。也因為政大,結束我與K曖昧的關係。
 K保留政大學籍,進入重考班,開始每日規律平板的生活。
 進入政大後,我原有許多憧憬。期待能常常翹課出去玩耍,並在台北市各個角落留下自己的足跡。然政大地處偏僻,最近的捷運站亦為文湖線的端點,若無自備機車,至各處皆是耗時麻煩。而大一住在山上的自強宿舍,上課若無公車亦要走近15分鐘的路程。所有的痛苦像景美溪的水氣,漸漸經由水分子碰撞與凝結,積聚成一朵專屬文山區的烏雲,終在電閃雷鳴間化為雨,向臺北盆地宣洩它的孤獨與不滿。
 K週末時會來政大讀書。
 比起台北車站的喧囂與匆忙,文山區的清幽與寧靜似乎更吸引K。她常說自己艷羨能每日上下山的我,至少能在歸途中獲得片刻的休憩與自由。「哪像我啊,每天如果快遲到,電梯又擠不進去時,就要爬九層樓ㄟ。你們那個好漢坡對我來說,根本就是a piece of cake好嗎。」我雖時常向K抱怨種種關於政大的一切,但我能看出她很嚮往政大的自由與悠閒。縱使要耗上一小時的車程,她也願意每周來找我,看看政大的楓香、台灣藍鵲、噴水池之類的。
 隨著每周固定的見面,我漸漸習慣K的存在,彷彿她已經是政大的學生。
 有次K與我在總圖讀書讀到凌晨十二點。因她已趕不上回家的末班公車,我們遂便一同踩著單車踏板,沿著景美溪慢慢從政大騎向台北車站。周邊的風景,從青青河畔草,逐漸長成與人等高的蒹葭蒼蒼。我想我與K在彼此心中的地位亦如是。從一根細如秋毫的草芥,隨時間之河的灌溉,悄悄開出白色的菅芒花。
 接連四次的大考失利,K決定就讀政大。
 我已然升上二年級,離開山居生活,搬進莊敬宿舍。而K則因恢復學籍,成為青澀的大一生。
 我以為我對K已足夠了解。然K如醉夢湖,表面是一片綠油油的浮萍,實則是深不見底的黑。
 K進入政大後,時常向我抱怨對於政大的各種不適應。包含系上人際、校園環境等種種。她的眼中不再是對大學生活的熱誠與渴望,而是婆娑的一片汪洋。我常陪她到操場上看星星,好似我們都是大海中極於尋求浮木的迷途者,只能望著滿天星斗,尋找那顆為自己指引方向的北極星。
 自強宿舍在景美溪的左岸,而莊敬宿舍則在右岸。我與K雖能藉渡賢橋聯絡感情,然她終究不能理解右岸的日子。無論我如何開導,K似乎就是無法綻放從前的笑容,我想她是溺在景美溪中,到不了右岸了。
 在我大二下學期時,K休學了。
 她以大一生的姿態進入政大,也以大一生的身分離開政大。還等不到她搬進右岸的莊敬宿舍,她就迷失在水氣氤氳的景美溪中了。她依然持續向醫學系的目標前進,而我也隨著她的休學與她斷絕來往。我想她是憎惡政大的一切,包含無法拯救她的我。
 我仍然會在某個瞬間想起K。前陣子螢火蟲季時,偕同友人一同前往醉夢湖賞螢。我終於看見充滿希望的繁星點點,近在眼前閃閃發光,而K卻再也看不到了。時間之河終到出海口,分散我與K的人生。希冀我們都能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洋流,前往未知的新大陸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