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我想借710跟711的鑰匙。」

出自 政大記憶網
於 2021年5月3日 (一) 14:28 由 124.12.209.5對話 所做的修訂 (已建立頁面,內容為 "   搭上校內公車,隨意找了一個車門附近的位子坐下。   有時候是雀躍的陽光照進車內,有時候陰鬱的小雨映照在車…")
(差異) ←上個修訂 | 最新修訂 (差異) | 下個修訂→ (差異)
前往: 導覽搜尋


  搭上校內公車,隨意找了一個車門附近的位子坐下。

  有時候是雀躍的陽光照進車內,有時候陰鬱的小雨映照在車窗上。每天看著公車駛過同樣的路線,而今天依然也沒有到站廣播。在看見第一個站牌一閃而過以後,反射性地按了下車鈴,在第二站下車,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木棧道,往前走幾步就能看見一棟髒粉色的建築物。

  那是藝文中心。

  今天的它在演奏的是小提琴,還有鼓。


  我走到了櫃台,這次在櫃台的人是一位在看書的年輕男性,戴著細框眼鏡,穿著藍色的制服。他好像是這學期才到藝文中心服務的──之前在櫃台的都是伯伯或是阿姨。有瘦瘦高高的伯伯,還有捲捲頭髮的阿姨,借鑰匙的時候他們看起來都不太想搭理學生,總是一語不發把鑰匙丟到我面前的借用登記本上。還有另外一個頭髮灰白,個子稍微矮小一點,很和藹的伯伯。借鑰匙時,他都笑笑的把鑰匙拿給我,某次他問我是學什麼樂器的,還告訴我他以前有學過揚琴。

  「您好,我想借710跟711的鑰匙。」

  櫃台的年輕男性翻找了一下抽屜,面帶笑容遞出了兩支鑰匙。

  啊,幸好他鑰匙不是用丟的。我心想。

  我向他說了「謝謝」,接過鑰匙之後就去搭電梯到七樓。當電梯門一開,悠悠的鋼琴聲馬上傳來。總覺得無論在什麼時間,鋼琴社的社辦裡一直都會有人在彈鋼琴。我很佩服他們的勤奮,也感受到他們對鋼琴的熱愛,不禁讓我回想起高中時到司令台地下室的社辦,也總是能聽到學長姐們拉琴的聲音。

  打開了710的門,進去的第一件事是先把710的鑰匙放到白板的板溝,避免鑰匙不見,再來就是把沉重的背包和筆電放到椅子上,接著開了隔壁的門,裡面的灰塵一如往常地撲鼻而來,除濕機的水箱依舊沒辦法正常合上。我從看起來像是隨時會塌掉的破舊木架上取出社琴後,就回到隔壁準備開始練琴。打開琴盒,拿出高胡,上松香,調音。平日空閒的時候就會上山練琴,這樣的作業流程早已自然地融入了我的生活中。

  除了到710個練,每到週二晚上,匆忙買個超商微波食品就搭車上山,一進藝文中心就是先看有沒有人借了721的鑰匙,也成為了我的例行公事──不過每次進到721時都還是會被裡面難以言喻的臭味嚇到就是了。

  在每次團練前,都能看見其他的社團同學在710練琴、翻譜、調音、吃晚餐。在我從狹窄的社辦裡找到一個小空間放東西,找到能坐著吃飯的地方以後,就會和大家一起聊天,順便想辦法利用短暫的時間解決我的晚餐。而到了正式團練的時間,雖然偶爾會感到苦悶,但大多數時候都是很享受跟大家一起練琴的感覺。

  團練結束後,最期待的就是能和大家一起吃宵夜。大三的這一年,社團新加入了很多的社員,從大一的學弟妹,一直到碩班的學長姐都有,和前一年稀少的社員數相比,社團頓時又熱鬧了起來。我和同屆的好伙伴們輪流擔任「宵夜團團長」,負責調查當天晚上有誰要一起吃宵夜,揪團成功後,就和其他的宵夜團成員先到藝文中心外面,再慢慢決定今天究竟要吃前山還是後山,雖然最後得到的答案總是「隨便」。


  四年的大學生活,一眨眼已經要過去三年了。在這三年的社團生活中,我認識了很多同屆、學弟妹、學長姐,也在這裡找到了認同感與歸屬感。這些回憶裡,有難過、生氣和疲憊的時候,但更多的是快樂與溫暖的時光。或許接下來的一年,會因為要準備國考、研究所,而減少參加社團的時間,但無論是大四,甚至是畢業後,我都會一直記得待在國樂社的這一段美好回憶。


  「您好,我想借710跟711的鑰匙。」


  我想,明天的我,依舊會到藝文中心,在登記簿寫下我的名字,接過管理員遞給我的兩把鑰匙,一如往常地到社辦練琴,期待著和大家的相聚。

  這是我的大學社團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