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手作的這條路上,我並不孤單

出自 政大記憶網
於 2021年5月1日 (六) 20:12 由 107208007對話 | 貢獻 所做的修訂 (已建立頁面,內容為 "  很多人會說加入某某社團是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但我想我加入巧藝社絕非偶然,甚至可以說是我從大一時一心嚮往的。…")
(差異) ←上個修訂 | 最新修訂 (差異) | 下個修訂→ (差異)
前往: 導覽搜尋

  很多人會說加入某某社團是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但我想我加入巧藝社絕非偶然,甚至可以說是我從大一時一心嚮往的。

  故事的起點要從小時候說起,從小我就很喜歡用日常可以獲取的東西來實現腦袋瓜中天馬行空的想像,而我的母親總是不會排斥我跟她要任何材料,也不會批評我正在做的作品,雖然不斷被要求認真讀書,考取好學校,但手作的種子從那時候就深埋在我心中,逐漸成長茁壯。

  國、高中時也沒有手工藝的相關社團可以參與,最多也就是在母親節卡片比賽時一展長才,好不容易通過升學考試的歷練,當我知道我錄取政大後,我就不斷地在網路上搜索,尋找如何開啟我豐富大學生活的那道門。

  從眾多社團中脫穎而出,特別吸引我目光的便是巧藝社。我嚮往透過手作,完成自己喜歡的作品,沈醉在製作的過程中,在大一便報名了巧藝社的所有社課。

  可能是手工藝在現今,已不被大家所重視,畢竟同樣的東西,在網路上或是商店中,用一半的價格就可以買到物美價廉的替代品,現代人生活又如此忙碌,通常都會以沒空或是手拙的理由來排斥掉這樣的活動。

  巧藝社社團成員雖少,但大家對於手工藝都很有熱情,我們的社課雖然安靜,但大家專注的眼神是炯炯發光的,完成作品所獲得的滿足,也能夠分享,帶給其他人鼓舞,手工藝所能帶給我的共鳴是其他活動所不能給予的。

  社團中有位資深的老師,她在我大一時就很常親切地叫我『小大一』,從老師口中得知:巧藝社是民國七十五年成立的,而她在民國七十八年就在巧藝社擔任指導老師,雖然老師目前沒有實質地帶領大家製作,但她也會很常來認識新的社員、跟社團幹部聊聊天,我想巧藝社所能有的溫馨氣息就是老師帶來的,就連語言不通的外籍學生都會在老師沒有來社課時詢問她的蹤跡,溫暖是不分語言的就在此徹底體現了吧!

  隨著參與越多堂社課,我覺得我跟巧藝社的連結就越緊密,因此在老師問我說我願不願意當下一任社長時,我也義不容辭的答應了。在答應的當下我完全不懂社長一職的責任重擔,但即使到了現在,我仍不會後悔當初的決定。

  社長要參與學校的會議之外,也要與其他幹部、指導老師溝通每一學期的社課及活動規劃,意識到巧藝社社員數量不斷減少的狀況下,我主動向指導老師提出要製作一些時下較受歡迎的手工藝品,如手鍊、耳環等,果真這樣精緻的小東西很吸引大家的注意,參加的社員比之前多了兩三倍,讓我也受到莫大的鼓舞,畢竟巧藝社也算是歷史悠久的社團,我不希望在我當社長時,社團的參與是每況愈下的。

  當社長後,我與其他幹部及社員有了更多的互動,我也在許多社員身上看到值得學習的耐心與細膩,或許有些人是不善於言詞的,但手工藝的共鳴是不需要用語言去訴說的,因此我又比大一時更感激有參加巧藝社,我覺得我在身其中並不孤單、不是特立獨行的,也發現原來有許多人跟我有著相同的興趣,大家可以一起投入其中,完成作品時也可以共同分享喜悅與快樂。

  隨著現在即將要升上大四,我想我在卸任社長前的使命又多了一項:『傳承巧藝社的溫暖與細膩』,讓之後對手工藝有興趣的學弟妹,都可以在這裡盡情揮灑他們創意的結晶,我想到時候我也可以開心且毫無遺憾地畢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