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幹部甘苦談

出自 政大記憶網
於 2021年4月27日 (二) 23:12 由 思課業對話 | 貢獻 所做的修訂 (已建立頁面,內容為 " 說起社團經驗,想來大多數人的記憶相對美好,在社團學到了更多、開拓了眼界,或在社內結交到志同道合的夥伴等等,…")
(差異) ←上個修訂 | 最新修訂 (差異) | 下個修訂→ (差異)
前往: 導覽搜尋
   說起社團經驗,想來大多數人的記憶相對美好,在社團學到了更多、開拓了眼界,或在社內結交到志同道合的夥伴等等,一言難盡者應當較少,否則早早就離開社內,何須留下白受罪呢?我同樣也不例外,保留下許多對社團正向的想法,至今依然影響著我如何待人處事;然而,偏偏我同時保留著些許一言難盡的記憶,今日猶使我不願多做回想。不錯,那正是我身為社團幹部的過往種種。
   不妨讓我以下段陳述來表達我內心最真實的感受:「幹部,難;社團幹部,頗難;小型社團幹部,超難」。作為幹部所要承擔之責任與普通參與者不同,應當無須多費筆墨描述。往昔的班級、系學會等,面對民意壓力不算大,畢竟人員流動不多,矛盾在團體內消弭即可,但社團卻必須思考參與者流動性,幹部要嚴守社內傳統,抑或乾脆放寬限制以廣招新人,當真是維持社團之大哉問。至於小型社團,新人已是屈指可數,前輩又多所忙碌,好似一宰相環視辦公處,卻連幫忙磨墨的書僮都遍尋不著,只得挽起袖子親炙大小事務。不必多言,我曾擔任者正是小型社團幹部。
   我恰是在社員最稀少時接下的重要幹部職,前任幹部行事明快,許多事情都是一人完成,而交接時我入社方滿一年,諸多社團要務皆懵懵懂懂,縱是前幹部已全數傳授一次,可實務上運作又如何僅藉口頭完美傳達呢?加以自身臉皮薄,不願多叨擾前幹部,卻也擔憂行政程序偶一疏失,社團便要遭殃,社內能接觸到的協助亦不過是前幹部製作的文件檔案等。尚且記得當時無助感頓像堤岸荒草,受雨滋潤瘋狂蔓生;唯責任心又時時敲打著我,不准輕言放棄,結果宛如一把肥料,肥了那蔓生荒草,無助感更加勃發,幾要將我滅頂吞噬。什麼創新想法都顧不上了,最終只能仰賴前幹部的心血,大體延續其做法,對種種檔案逐一整理,頭緒才漸能理清,也才漸明瞭預算、活動計畫、評鑑程序等的運作,終究是幫忙社團度過轉型的陣痛期。
   當然,本文不會言盡於此,一味發牢騷無助成長,實際上我本人確實從學習的過程中獲知重要的行政處理手法,也不再視與學校專責部門打交道為畏途,一有任何問題都會勇於向負責老師發問,為我今日性格添些形塑。此外,因我對短時間內交接幹部所產生問題深有體悟,於我任內便開始向社員積極傳授各類事務辦理,將交接普及於日常,故我卸下幹部職後,交接變得相形順利些。於社內活動時,我更不忘詢問新幹部可幫忙之事,希冀社團一切都能上軌道,並在已有基礎上做我任內不敢想像的變革及突破。儘管如今一回看,彷彿太多煩憂只是我個人「庸人自擾之」,但正如周杰倫的歌詞揭示:「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我堅信幹部交接來得太快也像龍捲風,因為我正是那龍捲風下的受災戶,差點迷失在無邊無際的荒煙漫草而不得出路。
   幹部的經驗是如斯可貴,真正上任的驚慌是如斯苦澀,這段甘苦談只是人生的小插曲,卻也是我無從割捨的寶貴經歷。期待看到這篇文章的幹部讀者與我共勉,且將任上經驗多番品味,其中必有一道甘醇濃厚的韻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