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政大學生的獨白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不好意思,樂活館只開到十點。麻煩你們準備離開!」負責樂活館的同學一如往常,敲了敲我們討論室的門。「所以我們要去哪裡繼續討論?」社長心綾問道。闔上筆電、收拾書包,我們往商學院移動--因為商學院的討論空間是24小時開放的。

身為一個大學生,我常常問自己,自己要的是什麼?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二十年中,我們汲汲營營地忙碌、填滿每個空白時段,為的究竟是什麼?其實我也說不清。人家說,大學有必修三學分--學業、愛情、社團。而我,又完成了多少呢?

可能是選課前有上 Dcard 查詢課程評價,修了甜又涼的課,一個不小心拿了書卷獎,但對自己所學、知識的實際應用,還不甚了解;也可能是大一糊里糊塗地加入一個社團,等年紀稍長之後,當起了幹部、辦起了活動,看起來好像真的做了些什麼事。至於愛情,「聖誕魔咒大概只能拿來嚇唬小大一吧!」

政大有個傳說,在大二聖誕節前還沒脫魯的人,就會魯四年。

「我大概已經看淡聖誕魔咒了吧!」朋友子鈞嘆氣說道,「我覺得自己一個人也挺好的啊!很自由,可以做各種自己想做的事。」

「但這些,真的是我想要的嗎?」我常常陷入這個無解的迴圈。

某日晚上,在宿舍滑手機、耍廢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有感而發:「我們都大二下了欸,大學四年就快過一半了,好快喔!」「唉……但我現在還是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室友附和。「妳有打算考研究所嗎?」「我在猶豫耶……妳呢?」「可能會先出來工作吧!但我也不太確定……」不知道是重複第幾遍的對話,每每談到此,我們之間就會出現一陣尷尬的靜默。

其實我們都一樣,努力地在大學四年中,想要拼湊出自己的模樣,找出最適合自己的一條路。說迷茫也好,但好像也不是,我們確實都很認真地在找尋自己的定位。

政大多雨,導致處於其中的我們,好像也有了那麼一點厭世、憂鬱的氛圍。「我的傘又被偷了!」是政大人常遇到的事,「我昨天又被總圖前面的狗吠了!牠還追我,我差點被咬到……」種種事件,好似戲劇般,不斷地發生在政大這個小小的校園中。

也有些可愛的事情發生,例如達賢圖書館的薑母鴨誕下小鴨、有人撿到學生證,在政大交流版上發文告知遺失物品的同學。

離開樂活館,走在前往商院的路上,天已然全黑,但我們的心是熾熱的。「我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儘管知道自己能做的有限,卻還是極其可能地、想要做出一點改變。以溫柔的姿態,不卑不亢地面對這個快速變遷的世代;我以為,這是政大人獨一無二、卻共有的一個特殊印記。

天空開始飄下細細的雨絲,落在手心的剎那,有種寬慰的感覺;彷彿整日的疲憊盡數褪去。「又下雨了。」我們熟練地從自己的書包裡拿出雨傘、撐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