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大會議室、在廁所、在小貓咪早餐店旁——誌那些周校長與我的對話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擔任校務會議學生代表的期間,我與任內被創意十足的校內同學們做了許多梗圖的周行一校長,有過不少回憶起來,仍令人會心一笑的有趣情節與對話:

有一次,校務會議中間的休息時間,我正走到小便斗前,準備一解內急。

當我準備就緒,忽然間,旁邊一道人影靠近,原來是周校長,前來上著我隔壁的小便斗。

「乃爾啊,」校長叫了我的名字,頓了一口氣。我想校長可能是要跟我討論我剛剛針對議案的發言。說起來,我常常是會議上意見最多的人之一,想到什麼觀點甚至批判,即使面對師長甚至校長,也總是很希望能講出來大家一起溝通。

正當我已經準備好來一場歐陽修式的如廁議論, 「你覺得——今天的便當如何啊?好吃嗎?」校長冷不防問了我這一句。

「嗯……蠻好吃的,那校長覺得呢?」儘管我們都還面對著白晃晃的牆壁,但我想還是要用餘光看著對方,禮貌性詢問一下。

「喔……其實每個禮拜、每天因為要辦公、開會,天天都是訂便當,算是有點吃膩了吧。」校長打趣地說著,「像我太太啊,都常抱怨我不回家陪他們吃飯,但沒辦法實在太忙了,只能在學校吃便當。」

不久,我們兩個都離開小便斗,去洗手台洗手。

「乃爾要記得喔,以後出社會不管再忙,都要盡量回去陪家人吃飯啊。」校長說著。我也笑著說好。雖然,不確定是因為校長突如其來對家庭關懷的溫暖提點之語而笑,還是因為頭一次有人在廁所跟我討論便當好不好吃而笑。


又有一次,校務會議結束,好幾位學代夥伴都走向前去問校長一些各自關心的校園議題。其他夥伴問完先離開,剛好只剩下我。我跟校長說,當時他所構思要推動的一項ETC政策(新聘教師須擁有用英語授課之能力始得聘任),恐怕不是一個好點子,因為我親耳聽部分相關的師長反映一些不同的意見,想提供給校長並一起討論看看利弊得失。

對此,校長跟我聊了快二十分鐘。 過程中,旁邊的秘書還一度跑來:「校長,等一下還有行程可能要趕快……」只見校長連忙轉頭說:「沒關係我喜歡跟他們聊,再一下。」回頭繼續向我訴說著他的想法與理念。

最後,聊到告一段落,校長快速箭步離開,忽然間他又一個猛然轉頭, 「乃爾啊,我其實比較擔心你一件事情……」 他沉重的口吻,當下,我以為校長是不是要說,他覺得我管事情不要管太多,因為我今天會議上發言還蠻多次的,會後又來繼續找他針砭。 「我擔心的是……英文很重要,你沒有好好讀英文的話,英文能力會不夠!」 原來特別轉頭回來,只是要跟我叮嚀這一句,我不禁噗哧一笑,也意識到校長似乎無時無刻都把學生有沒有積極精進自己的能力放在心上呢。


後來,又有一次,我與校長約在校長室,討論希望能檢討跟取消學業退學制度的議題。

校長耐心地聆聽完我的各個論述與意見,交換著利弊得失與彼此的想法。談了好一陣子,校長忽然問我: 「乃爾啊,我只是有點好奇想問一下,為什麼你會想去關心跟處理一些其實跟你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就是說,它演變成什麼樣子對你自己都沒有影響的事情?」

當時,我心中立刻浮現的是一句據說是甘地說的名言:「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不過,我總覺撂英文錦句有點太過,所以便用中文回答校長一番。

聽完,校長沒說什麼,而這次,換成他笑著點了點頭。


我擔任學代投身校園事務的時光,正好都在周校長的任內。

我仍記得在一次公聽會裡,我因見到校內臉書上的輿論,代同學們發聲問道「校長,聽說圖書館現在準備不開放夜間自習,許多同學們覺得這樣怎麼成為東方哈佛?」轉瞬間,爆笑聲突然佈滿會場,校長明顯的臉紅尷尬,但還是非常溫和地跟我娓娓道來。 也仍記得農曆新年,我在小貓咪早餐店旁遇到校長,他突然像哆啦A夢一樣把手伸入西裝口袋,並掏出一個紅包說要給我,說他新年都有放幾個在身上,遇到學生可以發,但我因想到未來半年還是學代,總覺不能拿人手短所以堅決不拿,我們便在小貓咪早餐前面上演「十八相推」的有趣畫面。 當然,還有我們每次在校長室跟他討論議案時,他專注聆聽的態度以及充滿熱情的擘畫理念的樣貌。

儘管,在校園事務上,我與校長有著許多不同的甚至相左的意見,但謹以此文,記下校長可能不為人所知的性格與身影,也希望將校園中的學生與教師之間、學生會和學代與行政團隊乃至校長之間,即便立場與出發點相異的雙方,只要願意坦誠相待、真摯溝通,一定能攜手讓校園變得更加美好。

很榮幸、也真的打從心底非常高興一路上能遇到、為了校園事務一起努力奮鬥的學代夥伴們,以及那些理念不論是相同或相異的委員與師長,以及受我三番兩次叨擾的認真的行政同仁們,也尤其感謝其中常耐心接受我登門造訪、詢問與討論我認為不盡美善合理的教務上措施與政策,進而回饋甚至採納的註冊組王揚忠組長,有您們真好。

非常高興在我的求學時代,能有機會與你們一起攜手,讓政大這所我熱愛的校園——散發出在我心目中明亮而溫暖的人文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