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水思緣:致我的引水人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各位中大壢中的同學好,我是國立政治大學校園接待大使,簡稱引水人,就讀資訊管理學系一年級的……」

  風光旖旎的指南山下,陽光正好,微風不噪。

  那年三月的禮拜六是政大難得一見的大晴天,但沐浴在暖陽下的我卻彷彿身處十二月中旬的自強六舍似地,牙根不受控制地直打顫。直到和煦的春風,伴隨著女孩那比蒼穹更澄澈的嗓音傳入我的耳裡,才撫平了我惴惴不安的心。

  擔任見習引水人時的第一場驗收,就讀資訊科學系一年級的我邂逅了她──以清朗的嗓音和端莊的儀態,佇立於四維堂前,沉穩地介紹起政大校史的商院女孩。

  說起引水人,浮現在政大人心頭的大概是畢業典禮上,身著一襲亮麗旗袍與俐落唐裝的身影吧。

  引水人是政大歷史悠久的義工性社團,負責接待外賓及提供校園導覽服務,名稱的由來是將政大喻為港岸,貴賓則是停泊的船隻,而負責接待外賓的政大學生,就如同將帆船接待入港的引水人。

  儘管女孩精湛導覽的倩影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但我卻直至晉升為正式引水人的暑期訓練,才和她初次搭上話。

  人們總說,人不能光看外表,我總算是嘗到了苦頭。看似八面玲瓏的她,沒想到卻擁有一副不吐不快的直腸子。

  「你既然喜歡資料庫管理,為什麼不是讀資管系呢?」聽了我學測時申請就讀資科系緣由的她,才剛認識彼此,就彎著桃花一般的秋水,直截了當地問道。

  「資管人不懂資科系啦!我就喜歡寫程式、讀理科啊。倒是資管系……」我拿出網路上科系大戰的說辭,開始和她爭辯。

  但儘管佯裝生氣,我卻認為她所說的不無道理。畢竟我比起當工程師,對於資訊管理的領域其實更加著迷。因此她的這一質問就宛如船錨,定住了我長久以來在職涯的大海上搖擺著的、迷惘的小船。

  正當我們為了商院、理學院哪個更好爭論不休時……

  「資管二……、資科二……,你們是同一組,不要吵架!」學姊的一席話喚醒了水火不容的我們。

  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們竟然在大二開學前的驗收上被分配到一組。這意味著在十一月的包種茶節上,如果我們表現傑出,就有機會登上藝文中心大禮堂的舞臺上,擔任「校院系簡報」的人員,透過戲劇演出,為高中生們介紹政大的迷人之處。

  雖然彼此對於這結果都不太滿意,不過自從暑假開始,我們便馬不停蹄地修改戲劇的臺詞、甚至約在社團值班室練習一整天。

  她總是嘲笑站在她左方的我沒背熟臺詞,而我則是以個性倔強的她太不適合演出可愛女孩的角色,來反擊佇立於我右方的她。

  老愛拌嘴的我們作夢也沒想到,三個月後的我們真的登上了包種茶節的大舞臺,而臺下就是一千名以上、為政大慕名而來的少年少女。

  紅絨布幕掀起前,我習慣性地朝右方瞅了一眼,卻發現她也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我,漾開自信的微笑,就如同往常她為來訪的高中生導覽一樣。這一抹笑靨也總是給予戰戰兢兢的我充分的勇氣,讓我能夠勇往直前,面對一切挑戰。

  於是當布幕如烏雲散去一般掀起,鎂光燈像一派日光照耀在我們身上時,我才能揚起嘹亮的聲音,開啟我們之間的第一句對話。

  那年的包種茶節,陽光正好,微風不噪,指南山下的繁花還未開至荼蘼,而被燈塔的光輝所指引的帆船已泊岸。

  少年心中的政大從此不再陰雨綿綿,因為他確信,他已經找到他生命中的引水人,那個被政大引水人牽起緣分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