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轉聯的這些年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轉聯,是「國立政治大學轉學生聯誼會」的簡稱,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專屬於透過轉學考進入政大同學們的社團。我在2003年7月,參加轉學考,在充分的準備以及幸運之神的眷顧下考取夢寐以求的歷史系,自此開啟我在政大的學生生涯。

記得當年報到的時候,在行政大樓就有轉聯學長姐為我們新生服務,之後學長姐陸續為我們舉辦抵免學分說明會、迎新茶會、迎新宿營等活動。

我是一個慢熟的人,會參加轉聯也是因為我的好朋友跟我同一年一起考進政大,在一個陌生的環境,有個伴比較不會膽怯,於是我們常常參加轉聯的活動,漸漸認識其他來自不同環境的各系轉學生,學長姐很貼心為我們分家、舉辦聚餐,由於在先前的學校一心準備轉學考,我缺乏社團生活的調劑,再加上父母失和,家裡沒有溫暖,考上政大之後,轉聯熱絡的氣氛讓我漸漸對這個社團產生歸屬感,於是在2003年底,當初一起參加迎新宿營、同一小隊的財管系好朋友問我:「想不想當文書?」我二話不多說立刻答應,自此,我不但參加轉聯,而且當上了第六屆幹部。

當年的會長選舉,由於是同額競選,幹部都是這位財管系轉學生的好朋友。幹部群組成之後,我們常常聚餐、討論事情,覺得:「怎麼當初政大收這麼多轉學生,後來都跑到哪裡去了呢?」剛當上文書的我,覺得也該盡一己之力將這些「失聯同學」找回來,透過修通識課、招募考生服務隊成員、整理前任移交資料的機會,慢慢和一些失聯同學聯絡上,鼓勵他們多參加轉聯的活動,讓大學生涯不要留白。另外我們也發現社團的規模僅止於校內,台北地區的大學院校應該也會有轉學生社團吧?後來也在會長的帶領下,和台大轉聯會接洽,希望能在之後的活動一同舉辦,讓規模更擴大、轉學生朋友們彼此認識而不孤單。

來到七月新一屆轉學生考試的日子,這回我們從考生轉為校內學生,殷殷期盼新一屆學弟妹的到來,隨著放榜、報到、抵免說明會如火如荼地舉辦,我們成為學弟妹眼中的學長姐了,自己也很妙的當了「家長」,有直屬的學弟妹,這種感覺真是微妙。

春去秋來冬來到,歷經聯合夜烤、迎新宿營、聯合家聚、聯合舞會、轉聯週等活動後,一年的任期咻一下就到了,在這麼多的活動當中,我們也找到有心為社團付出的學弟妹,舉辦公正公平公開的選舉之後,將棒子交給下一屆的學弟妹,2004年底,我從文書的位子上退下來,光榮退休。

由於當時政大轉學生都是收大二的,所以在制度上,由大三領導大二,大二新生經過一個學期的洗禮,在學期末接新任幹部,在下一屆的新生入學前,透過舉辦各種活動凝聚幹部間的感情,如此周而復始、新陳代謝。至於剛退下來的大三幹部,則可以好好思考未來的生涯規畫,如:出國進修、拼研究所、就業,至少還有一年半的時間可以慎重思考。

慢熟的我好不容易熟了起來,怎麼能夠又冷回去呢?好在轉聯很人性化,大三幹部退下來,還是可以繼續參加新任幹部舉辦的活動,從旁協助,讓學弟妹早點進入狀況。當時貓空行館BBS站也有一個轉聯板(電子佈告欄),我就去當板主,也持續舉辦小規模、以登山健行為主的小眾出遊活動,後來升上大四,在學弟妹的邀請下,擔任迎新宿營的小隊輔,到了大四畢業前夕,大三學弟妹幫我們學號91開頭的這屆辦了送舊活動,我還收到「古道達人獎」的肯定,為大學三年的青春歲月做了璀璨的註腳,年輕沒有留白!

研究所繼續在政大進修,我還是偶爾抽空回轉聯關心社團的發展,不過心態上已經是「關心而不擔心」,也可以說「兒孫自有兒孫福」,制度建立了,後進學弟妹只要依照既有活動照表操課即可,當然,可以做修正或改良,讓社團持續發展。

記得最後一次參加轉聯活動是2015年底,新任轉聯會長選舉的場合,之後由於工作忙碌,還有歷史系暫停招收轉學生,沒有直屬學弟妹可以關心,就沒有再回去了,也許,這樣的淡出,自然而然地消失也是一件好事。

期盼政大轉聯能夠一棒接一棒、永續發展,保持「讓初來乍到政大的學弟妹,適應生活與學業,以身為政大的一分子為榮」這個初衷,我想,每位轉學生都能譜出政大生涯的色彩、留下美好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