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親愛精誠校風的思念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兩天前,與小兒子約好在新光路上一家韓式料理店吃中餐。因為我是肢障者, 穿兩腳肢架鐵鞋,拄兩個拐杖,當我倒退上了階梯,回身要推開大門,一個年輕女生很迅速地幫我開了大門,我本以為是店員,但感覺不像,楞了一會兒,等我走進大門,女孩把大門關上,立刻回到她用餐的座位。我才恍然大悟,他是政大 學生,跟她說了聲謝謝,內心卻非常感動,也許人事已非,但政大親愛精誠的精 神卻依然傳承下去,不得不敬佩政大的師長員工人文素質教育的成功。


我在民國 86 年 11 月來政大社資中心就職,當時只覺得這是個小學校,但經過一些員工訓練後,我才知道這個學校為何是頂尖大學。在教育訓練的印象中最感動的是,讓所有學員閉上眼睛,手牽手走過一段校園,在一些女同事的驚叫聲中,終於完成那段盲人體驗的行程。雖然我是身障者,但我沒想到校方竟然用這種方式教育員工,一方面讓我們員工去體會吂人的不便,培養愛護弱勢的身障者,發揮親愛的精神;一方面卻也培養大家精誠團結的精神。這不是傳統的教育訓練,而是潛移默化的人文教育。 我在政大的社資中心、綜圖及傳圖服務到去年退休。看過形形色色的師長,因為負責櫃台借閱業務,讓我驚訝的是傳圖師長的好學精神,好多個老師經常來館閱讀或借書,而有的老師退而不休,甚至每年都有一本新書出版,有的老師經常來看期刊,常有佳作在報紙專欄發表,對國家及國際事務都有透徹的見解,再加上老師們對學生則嚴厲但充滿關愛,讓很多遠離家園的學子們,畢業後仍懷念不已。


記得教育部曾以學術論文評比各校,因本校只有文理法商等學院,名次靠後,全校師生群情激憤,適校長公務出國,待校長返國,與教育部長一起開記者會,校長不但沒有指責教育部以論文數量多寡來評比,甚至謙遜地說我們偏重人文社科,仍有改進空間,而教育部長也為評比未周全而抱歉。這不但化解當時對評比不公的激憤,也讓教育部對評比有更周全的考量,不得不佩服校長的睿智!政大校舍老舊,因早年會淹水,都有階梯,不適合身障者,但校方在經費拮据下,仍然不斷增修無障礙環境,不管是電梯坡道,甚至是無障礙廁所及車位也有增加。 我常常就遇到有愛心的師生對我的關懷照顧。而圖書館對身障者親切貼心的服務 更是令人感動,知識資訊資源是共享的,讓身障者也能享受到適時、適量、適當 的資訊正是圖書館服務的最高境界,很榮幸我也能參與其中!


衷心盼望政大不但有新的硬體建設,並能維護四維堂等老舊建築的完整,更讓親愛精誠的校風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