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的另一側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斜撐小傘漫步在石頭鋪成的小徑上,薄雲輕掩朝暾,隨著微雨敲石踏著輕快的腳步,吟一句「湖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感受屬於達賢圖書館特有的浪漫,偶有群鴨悠游而過。後來雨勢漸大,我返程拾級而上,在高達八層的鏤空圖書館內,四周環繞著還留著新拆封書籍特有的淡淡味道,在落地窗前可以發現與適才截然不同的景色,此時從蘇軾化身為范文正公,圖書館已然成為岳陽樓,可以近觀達賢湖全景,遠眺周圍環繞朦朧的山,感受那銜遠山而吞長江的氣勢。在如此優美的環境下,地靈則人傑,這是所謂「達賢」。

  在書香的薰冶下,愜意地忘了時間,直到肚子發聲抗議時,才呀然發覺已屆午餐時間,正好此時天空也放晴了,我邊走出圖書館邊想著要吃甚麼午餐。走著走著便來到憩賢樓,這是政大學餐供應的場所。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店家,從自助餐到簡餐,從葷食到素食,這裡可說是一應俱全,甚至還有飲料店和位於第三層樓的合菜。學生們在店家、座位、走道間移動與排隊,動線彷彿經過巧妙的安排,彼此有默契地讓點餐、取餐、用餐的過程流暢。在政大學生共有的氣質下,用餐休息時間也顯得典雅,這是所謂「憩賢」。

  飽餐後,我漫步校園,隨意看著身旁許多建築物,左側有莊嚴的中正圖書館,右邊是高貴的商學院,隨後是熱鬧的四維堂與資訊大樓,遠處還有大勇樓和綜合院館。這時我決定沿著四維堂旁的風雩走廊走。這個走廊的名字大有來頭,取名出自論語的「風乎舞雩」。經過狹長的走廊後,盡頭處竟是一座小橋,景美溪支流自橋下兩側漫漫而流,眼界一瞬間變的非常開闊,橋尾左側更有一棵櫻花樹亭亭,經過早上雨水洗滌的枝頭顯得更生動,留有幾朵花季過後還未謝的櫻花。這一刻,有如桃花源記所說「初極狹,纔通人,復行十步,豁然開朗。」而橋墩上寫著「渡賢」。我想,橋的另一側,也是仙境嗎?

  答案在你我的心中。

  政大由來自各地卓越的學生與優秀的師資所組成,是台灣孕育無數「賢才」的頂尖大學之一。各棟建築物的取名更是別出心裁,無論是新坐落的「達賢圖書館」,或是即將成為回憶的「憩賢樓」與連接山上和平面校區的「渡賢橋」,都可見到命名者與行政團隊的用心。

  在我心中,橋的另一側不是仙境,而依然是政大。然而,有所轉變的是我的心境。我想在成就「賢」的同時,我們有時會漸趨汲汲營營,忘記最初的自己時,則會淪為桃花源記中的「愚人」,找不到方向而迷失。那麼通過橋之後的我,心境上又是如何的轉變呢?答案是由「賢」變成「閑」,用最純粹天真的心感受政大特有的山林風光,那是繁華台北的水泥森林中為數不多的樂土,放下藻飾的句子與多餘的包袱,這時只需安靜聆聽、欣賞大自然最無暇的美即是所謂閑的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