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獨白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浪子獨白}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逍遙的搖擺衣履是我瀟灑的證據,天地為家,快意地哼著小調,笑看一批又一批文山學子們汲汲營營的系所轉考、海外交換,又或實習就業,而我早已厭倦。

  要是那麼一天我淪落到在某某人力銀行投遞履歷,「主管您好我叫丁家楓,三十五歲單身,沒有國際移動經驗,文山區一棟也沒有,自由業。」面談前心中默背一分鐘自我介紹,衣冠楚楚,立身中正,口齒清晰,微笑露出八顆牙齒,寶僑八大問還有哪一題沒準備好,這聽起來才叫荒誕。

  施施而行,漫漫而游,從四維堂旁垃圾桶舀起殘羹冷炙,路人掩鼻逃竄。唉,你們這些紈褲子弟可曾想過,一隻手指指著的同時,別忘記這一切歸功於你們的浪費與醜陋的私心,而我只是具象化你們的私慾。來吧!隨你們到交流版上公審謾罵吧,名譽如富與貴,於我如浮雲。

  還是老王深得我心,「給我一瓶酒,再給我一支菸,說走就走我有的是時間。」在風情萬種的政大裡,哪怕少了幾番輕狂,我偏愛以物隨喜,以己染悲。當我沒來由地饒嚷,毫不矯情地與世界拼搏,為什麼在世俗的眼中,只剩下「挑釁」與「病態」?

  看透冷漠看透你,多少尋歡的日子,只是渴求片刻心靈的慰藉,失去親人的痛楚,又有多少人能體會我的空虛?偌大的校園裡,哪怕真正需要接受幫忙的人,就在你我身旁。

  沒說的,不代表它不存在。

  若即若離,是我們與惡的距離。多少鄉民正義的背後在我們的眼中,更像是滿足私慾的公審私刑,把自己無端的恐懼建立在剝奪他人自由的基礎上,哪怕將來的某年某月,你成為下一個我,才開始「那我懂你意思了,所以我停下來。」

  一切都太遲了。

  我從不欣羨有房有車有女友的人生勝利組,畢竟愛上你是一個錯,最後才責怪自己這是月亮惹的禍;更不屑成為資本主義當中,食物鏈金字塔頂端的高級消費者,自由是我的財富,畢竟財富不只是金錢而已。

  歲月無傷,化身正義之士的你們最終還是選擇搜刮我的財富,而我一貧如洗。唯一可幸的是,有人開始認真了解我的不幸,我的存在不再只是「遊民」兩字草草帶過,最後的最後,在暑氣即將蒸騰的日子裡,自由失而復得。

  觸景傷情,我慢慢淡出政大人的記憶,不代表我的軀體已還給上帝,你可以選擇淡忘時光歲月的陰暗面,但請別健忘社會上那群飽受精神折磨的人們。

  來吧,跳一首探戈,忽遠忽近的灑脫是我唯一奢求的自由。灑脫的背後,讓我忘卻肩負一升辛酸血淚的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