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年復一年,送走了桀敖不馴的八月之後,白髮老人神采奕奕的自蓊蓊鬱鬱的指南山上走下來,歇坐在跨過潺潺小溪的渡賢橋邊,他饒富趣味地望著山下,手中捧著的一疊白紙也挺特別的,有的大張而粗糙、有的尺寸較小而細緻無瑕,形狀各異,唯有顏色一致是白色的,恰如七道虹彩聚合而成、沒有雜質的純白。


  好幾個日出日落過去了,老人似乎也不急著,只面帶著微笑輕撫著手中躁動不安的白紙們,他眼神望向之處,是數間方正的建物,裡頭不少人忙進忙出,再更向左右遠眺,左邊兩棟比鄰的高樓在艷陽的照射下熠熠生輝,相應之下極右之處,是一幢白色的弧形建物座落在林蔭道旁,甚是顯眼。


  「嗯,是時候了」老人輕輕揚手,一張張白紙從指尖往山下飛散而去。


  「看好咧!」老人朗聲道,只見白紙再度幻化成千百張紙片,飛入山下其形各異的建物之中。


  四年內,這批白紙有些歷經了無數汗水的揮灑,深夜時刻一次又一次在鏡子前面反覆練習,直到某個夜晚登上四維堂的舞台,享受著燈光特效以及台下的歡呼與尖叫,白紙上稍微多了些閃耀色彩;有些白紙沉靜而規律的穿梭在教室與圖書館之間,綠色的桌面上擺放著課堂筆記以及厚重的教科書,悠遊在知識的無邊大海中,白紙上多了幾筆整齊的文字紀錄;有些白紙積極自社團組織中學習,感受到任務完成的欣喜與滿足,也充分感受到了挫折與衝突的洗禮,白紙上多了些深淺不一的刻痕。


  這天,老人按照既定的時間,緩步走入了禮堂中,一路上與許多穿著黑袍談笑有聲的學生擦肩而過,也見到不少歡喜之情溢於言表的家長們拿著鮮花開心的與子女合影,更有許多畢業生身邊圍繞著仍在學的學弟妹,回憶著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


  一路上大家好似看不見老人似的,沒有人打招呼也沒有人點頭致意,但老人也不怎麼在意,他逕自漫步到了二樓看台,倚著欄杆靜靜地看著台下,在他眼中密密麻麻的學生又化為一張張白紙們。他看著當年飛進了文學院、法學院的白紙,吸足了人文史地的精華與智慧,以應對未來千變萬化的世界;那些飛進外語學院、商學院的白紙,則化作一架架紙飛機,闖蕩了這顆水藍色星球的每個角落;而飛入社科院、傳播學院的白紙們,持續貼近社會的每一刻脈動,並且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他們也將持續影響著國家的走向。


  老人依舊意味深長的微笑著,在驪歌響起之時,他望著形狀與質感早已與四年前大不相同的白紙們相互道別,在滿滿的祝福下各自奔向錦繡前程。老人微笑著,過不多時,他又要再撒出另一疊白紙,年復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