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醉夢只一眸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踏上交錯的方磚路,粗礫石摩娑著鞋底,在潺潺聲中抬頭望著無垠的天際。不知多少次,隨著水流向前,無論順境或逆境,只是向前。

緩步前行,野薑花的香味在晴朗的風中展延,想起那年同窗說,雨露後的花朵,最適宜佐餐。在資料的迷宮內,思辨的困境中,電鍋溫熱出蒸氣,滑嫩的蛋液上輕輕浮著幾瓣,待蛋液成形,微褐色的醬汁香氣與花瓣一同逸散,是簡單的碩士生活中少有的雅趣。

山景蒼翠,孤鳥飛旋,順著銀白色欄杆而過,驚鴻一瞥中,水聲變得較往常激動。大雨將石子路洗得發亮,不停歇的,是那年的歌聲。總是一個人踽踽獨行,沿著堤岸向前,任憑躍動的音符換過一首又一首。有所思,歌聲隨著水流直奔大海之南,祈願著遠方一切安好,希冀祝福常在。

當濕氣累積,撲面的黏稠開始連同視網膜上模糊不清的印象一併襲來,嗅得到那年的遺憾。水位降低時,河道石塊裸露,如同斑駁的記憶凹凸不平,原來在水流之下,還有諸多生命的重擔我們未曾觸及。因為擔任中文寫作工作坊的輔導員而認識的姊姊,總是活潑開朗又熱情主動,從寫作中心再到中文系,眾人只記得她喜樂的笑顏,未料卻在某年某月的某天,天使的笑顏褪了色。

風雨驟至,一片陰霾包圍,耳畔有的是呼嘯而過的張狂,在聽不見水聲時,也不看見日月。十年前,孑然一身踏進了政大。在更早的印象裡,百年樓還是陳舊灰白色的蒙昧中,我與政大錯身而過。任憑風暴降臨,但我仍在河堤的道上前行,緊握手中的傘,即使看不見遠方,也仍舊知道方向。

回首來時路,蜿蜒的醉夢溪旁,仍有一雙清澈的眼神,只是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