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太空人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記憶猶新,初次聽見你翻唱我的未來不是夢。當時小小年紀的我,儘管對未來還沒有太多想法,卻開始憧憬到台北生活的夢。那時候像隻翅膀仍未健全的幼鳥,卻伸長了脖子努力想飛,稚嫩的相信著:只要我長大,就能自由地飛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高三那年夏天,青春藏在揮汗如雨的制服裡,卻不會輕易被蒸發。鳳凰花在窗外大肆張揚地開,彷彿迫不及待迎來送別,祝福畢業生奔向晴空萬里的前程。但在前程前還有一場大考呀。我還記得自習教室的溽熱高壓、筆尖在試卷上劃過的凌亂,還有耳機中你的聲音,給我力量繼續為了嚮往的第一志願努力著。
  當時我漸漸明白,原來所謂的長大,並不代表所向無敵,而是更有責任與能耐,實踐自己做出的每個選擇。身為指定科目考試的一份子,最終我在未放棄的八月接到了錄取通知,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好幾個月前,我去了那場簽唱會,鼓起勇氣對你說,我要考大學了!你淡淡地笑了一下,握著我的手鼓勵我加油。現在,我終於能在心裡默默向你說聲,我考上政大了!
  初至政大校園,帶著雀躍激動的心情,我走遍每個角落,想感受你的過去。後來的大學生涯,你的歌聲總是最好的導覽,陪伴我經歷情緒起伏,而時間也讓我漸漸讀懂你寫下的歌詞。有時候,撐著傘看雨城政大,走在傳說中給你靈感寫出小情歌的風雨走廊,靜靜想像你在這個校園裡的故事,最討厭下雨的我好像也能從中得到一點力量。也許,生活並不會永遠順遂,幸好苦悶裡還能擁有清新的蘇打氣泡滋潤,還能擁有一些綠色的山林,提醒我深呼吸。
  你曾說歌唱這件事,是你「不知不覺走著,就突然走到了這裡」的際遇。關於理想,我不是個懂得堅持的人,有無數想偷懶放棄的時刻,但只要想起你在人生舞台,始終忠於自己的表演,除了仰慕,我知道我也想成為那樣的人,每當徬徨無助時,我常常以你為榜樣鼓勵自己,堅持自己喜歡的事情。儘管目標在看似渺茫的遠方,腳下的路充滿因為挫折而產生的裂痕,我相信這些不美麗,都將會成為未來回首,帶領我走到終點的痕跡。
  你說讓心太空,才能夠容納更多美好的事情。二十一歲,決定踏出小島到上海交換的我,同時看著你在團體外,開始有獨當一面的表現。我看見原先的活潑幽默之外,自我風格更強烈的你、更深層、掏心掏肺對話的你,但我從來沒想過,能在帶著心出走的日子,再遇見最熟悉又陌生,再度踏上了巡迴旅程的你。你在演唱會上提及太空人專輯宛如傷口清創的紀錄。而對我而言,太空音符沉載著我躲在牆內、心牆內很多的自我對話,包括自幼至今沒被解決的、最近才逐漸浮現的議題。曾經不知所措的想著,那些沒有結論的傷口,也許什麼都不說就可以假裝沒事,但是假裝沒事騙不了自己啊,忽視太久的傷口已經開始讓心潰爛了。還好,在陌生的城市裡,能擁有你的歌陪伴我清創傷口。
  結束為期四個月的交換後,我常常想起你那句「謝謝你等我我回家了」,思緒就會飛回交換時流浪的生活,浮現氣溫很冷又刺痛的不真實感——所以,我終於也回家了,嗎?直到你重返陸地的二月,睽違三年那六人一起彎腰謝幕的當下,我才感受到這次我是真的回家了。從自由廣場到台北小巨蛋,Tomorrow will be fine,在全新的旋律中,我開始期待一切會好起來,潮濕的文山區會重現陽光,所謂清創的傷口都會慢慢癒合,長成勇敢驕傲的疤。應該會吧,如果不知道盡頭在哪裡,走下去就會知道了。只有自己才能真正讓自己度過。
  From space to home,親愛的太空人,謝謝我等你回家了,謝謝你帶著我一起回家了。現在的我,十分珍惜待在政大的每一天。閒暇時,一個人漫步道南河堤,想像著你或許曾看著和我一樣的風景,是高中時期的努力,換來的小小奢侈幸福和幸運。我知道小時候的未來不是夢,儘管長大的未來並不會天天晴朗,但至少耳朵裡還有你的聲音。願我們永遠都能鼓起勇氣飛行,我相信我們會再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