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酸甜甜山城路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幽幽長徑,踽踽獨行。

  六年前,第一次踏進風雩走廊,當天趕著上山參加新生座談會,還來不及欣賞懸貼在走廊佈告欄上五顏六色的海報,便一路沿著漸陡的坡路步步往上爬。當時只覺得那是一條異常漫長的路,走廊周圍的潮濕草香與石壁流水讓人彷彿變身豪情俠客,而小徑的彼端,或許便藏有世上僅存的武功秘笈。


後來明白,路的那一端,雖然不存在武俠世界中的浪漫情節,卻遍滿了大學時期青澀的嘗試與夢想、眼淚與希望,而這些故事也皆因風雩走廊而有所串連。

  

大一下,修課學分集中,不免出現上一堂課在山下,下一堂課在山上的狀況。山上的那堂課有課前抽考的習慣,老師主要針對指定的閱讀文章出題,題目極細;十分鐘的下課時間與一元公車上狹窄的呼吸空間總令人急促不安,於是,趕不上車時,同學與我便沿著走廊快走上山,一邊替對方出考題,一邊祈禱老師晚點點名,那時的風雩走廊迴盪著趕路的腳步聲、心跳聲以及彼此問答的緊張節奏。


  然而,風雩走廊並不僅僅為趕課的途徑,它的長度也恰好足夠讓你認識,又或者失去一個朋友。我大學時第一個結交的朋友便是透過風雩走廊的「牽線」,新生座談會結束的下午,我們倆結伴同行,從山上的百年樓沿途而下,經過渡賢橋,巨大的鹹蛋黃一吋吋地落幕,照拂著路旁恣意飄揚的白色芒草。她說她是桃園人,以前參加自行車社;我說我高中三年的活動範圍圍繞著木柵,沒想到大學還是逃不出木柵的手掌心,一路絮絮叨叨,後來便成為共同上下山的好夥伴。也由於她是住宿生,我是通勤生,我們格外珍惜一同走過風雩走廊的時光──分享系隊的訓練實況、討論修習課程的評價、訴說人際關係的擦撞與成長,風雩走廊往山下的盡頭通往校門,結束彼此生活點滴的交換,也往往是返家的時刻了。


  人生的發展總難以預料,後來,由於某些因素,我們之間產生誤會,吵架完的隔日,她跟另一個同學與我一同下山,為了避免尖銳的質問與僵硬的對話,我選擇頻頻和另一位同學搭話,卻也因為如此消極的處理態度,促使我們的關係降到冰點,整條路上,我們巧妙地避開對方的眼神、肢體互動與關心的口吻,那時的風雩走廊彷彿是一條幽黯的黑巷,沒有人願意成為帶領對方走出黑巷的明燈。


  現在的我升上研究所了,這幾年,共同走過風雩走廊的夥伴也來來去去;不變的是,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每一次的上下山,都能聆聽到不同的新情絮語。回首往事,總覺得當時的自己不夠成熟,卻也感謝風雩走廊成為我生命的刻度,記錄下青春的情與真。


  幽幽長徑,我將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