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悲喜@醉夢溪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青春悲喜@醉夢溪

那年六月木柵仍做大水,
淹了總圖、社資,
入秋我們這條船的學子進了政大「窄窄」的校門,
聽著學長姐們說著水淹山城的「災難故事」,
原以為,
我們該有機會也能在四維堂前划划船,
但自我們那屆起水淹山城可是「絕響」。

人生中,哪首校歌畢業數十年還如數記得?
絕對是我們的「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
三十返校,大夥最會唱的不是青春民歌,


歌。
文化盃合唱比賽指定曲「校歌」,
絕對是學校的「陽謀」。
新生盃從詩歌朗誦到辯論,
我們這幫人,
靠張嘴,
結交四面八方「伶牙俐齒」的好夥伴,
我的「樓蘭新娘」也預言了我政大的青春悲喜劇。

指南宮的齋飯,
好吃吃不得;
好情緣,
都是呂洞賓眼中釘,
大一班會絕對去造訪,
班對有善終?
那就甭想了!
在長堤,
不是啃西瓜、就是掉眼淚,
要不「當狗仔」,
風雨走廊,既不遮風也不遮雨,
大太陽還會斜斜照。

不想太操勞,
一定得去排排選「張國老」的體育課;
升旗起不來,
李教官還會來敲門,
這把戲,在現在,
可能要交性平會評一評?

來來冰店最好吃的不是冰,
是沙茶炒麵;
一樂炒馬麵,
是高檔享受、可惜早成記憶美好處;
敏忠合菜,
是一夥窮學生打牙祭的好選擇,
首推砂鍋魚。
阿里郎老闆娘的那張臉啊,
人、盡、皆、知,
臭!
但,菜真好吃、小菜也給得大方,
現在回學校,
還是會心甘情願的去看老闆娘的臉色。
新光路上的面攤滷味,
是期末考週的深夜食堂。
滄浪書坊,文史哲的書屋,
我在那當過賣花女,
學姊夫老闆還送我一顆手刻私章。

沿著醉夢溪採薑花,
薑花成了山城愛情的芬香,
這薑花譜下政大校門初戀的味。
借筆記搭訕,現在是老梗,
那年代,傻不拉嘰的真以為,
外系學長認真要好好考研究所;
給錯了電話,拿不回筆記;
自助餐廳還筆記,
機車後山遊,
動物園邊深夜與動物歡唱;
萬壽橋上被丟包,
玫苑前眼淚,
這些都留在薑花的芬香裡……,
聞到,
便憶起。

這青春悲喜@醉夢溪,
是我年少愛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