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被複誦的記憶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我想到剛加入的那一年,如此新鮮,在覺得友誼與青春都消失的時光裡,在心裡又走入了好多東西,悄悄靜靜的,卻不可抹煞。

  緣分串起了我和攝影,是作為新鮮人時的事,那時還有難以掩飾的清澀,和很多人一樣,進入校園裡會帶著陌生,然後期許在未知裡找一片熟悉,想要在相遇的時候,就能像老友般的熟絡。

  社團聯展後,我開始上社團課、開始和大家一樣拿起了相機,笨重的、方便攜帶的,只要有機會就會試一遍。第一次拿著單眼的時候藏不住激動,然後開始天真地相信這就是自己的天命,心裡喜孜孜的,好像沒有其他事能打動我,當下會徬徨,但執著不等於愚蠢,執著是因為相信自己必須做什麼,以及樂此不疲的沉浸,那不代表我們做錯了什麼,就像約翰藍儂說的:「如果你在浪費的時間裡找到了樂趣,那就不算是浪費。」醞釀了半年後,才買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機,我不確定那是熱情開始綻放的時刻,還是一段癡迷而難以回頭的開始。

  執著本身就是瘋狂的吧,我們都希望有誰能告訴自己怎樣的道路是正確的、適合自己的,期待在執著的時候能有熱烈的掌聲,在熱情消退後又能來個散場的擁抱。可是,會那樣的美好嗎。

  後來參加了好多好多場的外拍、當上了幹部,然後因為要處理行政和人際的事情而感到厭煩,有時候覺得只想要好好照相,卻要花那麼多時間在處理不擅長的事,感覺好累。不過漸漸地,我開始相信,我怎樣對待自己的喜歡,就要能接受很多的不喜歡去把你作弄得崩潰,如果當時我逃避那些,如果我只選擇自得其樂,如果我更加不可理喻、更失控,也許就無法坦然地到現在,去欣賞那些曾無法理解的色調,然後在快門數的累積中,成為我光影裡的一部份。

  「你說,在觀景窗之後的我,也許只是一縷黯淡的黑白,但不影響你在我眼中,是一片望眼欲穿的虹彩。」謝謝你,我覺得好浪漫。

  後來因為攝影,和誰吵了一些架、談了一場戀愛、經歷了一場破碎,然後沒有聲響的,招新 ,卸幹、看著新人到來,然後又送著一批人離去、好像來到了尾聲,一升上一個年級後,我們就分飛,但其實只是不知道怎麼去重新開始。

  就好像與攝影的關係,有熱烈,也會有褪卻與掙扎,但很久之後你可以雲淡風輕地說這段顛簸與黯淡,那讓我們瞭解了,熱愛的事情,也會有尖銳與柔和。因為有彼此的存在,所以一起經歷的事才那麼深刻,知道自己該放下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彼此都是耀眼的光斑,而在那之後,卻成為了需要被修補的汙點。只是,我們已 經用了不同的目光在過日子,你找到了喜歡的森園,我也發現了蔚藍的海邊,於是終於發現自己原來可以放下,朝著天邊吶喊,這就是最荒唐的光景了吧。

  「其實除了陽光正好外,我可以想出一萬種理由來見你,就像拍照一樣,拋去所有萬難,揹著相機就可以出走。」

  有時候是這樣的吧,太過著迷的時候,就無法清醒,就好像允許了那份熱情去阻擋靈感的湧現。直到離開社團後,才發現自己喜歡的攝影風格,然後更猛烈地在那個風格裡奔波,但這一次不像當初一樣害怕了,也許當初會徘徊,是因為怕一栽下去,不會是自己想要的,怕時光過得太快、怕一場空,但現在不一樣了,我已經 相信了自己的目光與果決,相信每一張相片,都能是最美好的樣子。  

   多好,在這樣的年華經歷了執迷與別離,像是寫了段青春的短篇,偶爾喜歡,偶爾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