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練功房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慵懶的陽光灑在迷迷糊糊的學生臉上,伴著一山的蟲鳴鳥叫,與一旁各個白髮滿頭的登山客們。神采奕奕的老者們健步如飛,對比拖著身軀前行的年輕人,一步一腳印,兩者之間的差距漸大。學生是我,登山客是平時隱藏在巷弄中的老年人,每到週六的早上,我們彼此流動著的時間彷彿對調了一般;他們像是正值年少的熱血少男少女,而我則像是個已屆古稀之年的年邁老頭。對於週末的安排,我本打算慵懶地躺在床上,或滑手機或看小說,直到中午之後才到餐桌用餐,接著回到充滿冷氣的房間,舒舒服服地緩解平日課業所帶來的壓力。然而,事與願違的是,自從加入了社團後,我美好的週六早晨便得起得比平時早九課程更早,揹著厚重的道服,在搭乘捷運後轉乘公車,並且登上一段山路。這是何苦呢?儘管每個早晨都與睡意對抗著,像是壓榨著最後一分體力似地緩慢移動至山上,但我卻樂此不疲,並引以為傲。

  加入合氣道社,對我來說是一個無悔的決定。生命的追求,也不過是求不後悔。與合氣道的邂逅不在政大,但故事的開始絕對在政大。

  我們的社課時間是週三晚上和週六早上,週六早上的課程尤其揪心。其實每週的兩堂課之間沒什麼差別,但週六的課程意味著不是住宿舍的我必須額外早起,為了練習特地通勤來到政大一趟。這牽扯了路程、車費,以及精神與體力的消耗,若不是特別喜歡,我想也不可能每個禮拜都這樣來回通車。然而,我就是特別享受週六早晨與社員們互摔,並在運動後一起吃飯的日常。即使在學長姐們畢業,我從新手變成老手後,那段日常看似變了樣,但比起走調,這更像是旋律的升降調,我不過是從一段故事中離開,走入下一段故事。

  「合氣道是愛的武術,是不爭鬥的武道。」道祖的精神在我看來,是一件極其荒謬,但又浪漫的事情。在訓練過程中,最重要的核心觀念並不是傷害對方,即使有關節技控制和摔技,我們仍以保護對手為優先。或許是因為曾受大本教的影響,道祖曾說過:「當精神達到境界時,技(招式)便會自然湧現。」合氣道比起蠻勇更重視心性,這使我更專注在每一天的修心與應對進退。在這樣的核心概念下,社團並沒有逞兇鬥狠的風氣,更多的是對師長的尊師重道,以及前輩與後輩之間的兄友弟恭。除了一起上社課之外,社員之間也常常互相幫助,不論是生活上的支持,或者課業上的輔導,大家都很樂意互助合作。練習場上摔與被摔的彼此,下了課之後大家一起愉快地用餐和討論技法,雖然不知道這與所謂「愛的武術」有無相關,但至少相當快樂。

  你參加社團的目的是什麼?很快,我也到了要傳承下去的時候。我的答案是,我參加社團最初是為了提升自己、養成運動習慣,最後卻帶走比這些更多。我相信不只我所在的社團,這間大學中還有無數遍地開花的社團,每個社團都有著各自的成員及故事,希望願意在大學時把時間拿來灌溉在社團活動的人們,都能像我一樣有所斬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