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士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圖檔描述:徐佳士照片  
引用自:風傳媒  

CC BY-NC 3.0

本網站上傳圖片採用CC-BY-NC授權,引用時請「註明出處」「勿做為商業用途」

徐佳士(1921年5月22日-2015年12月22日),江西省奉新縣人,曾是一位台灣作家、記者與新聞學家,曾任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主任、國立政治大學文理學院院長。他是台灣第一部大眾傳播教科書《大眾傳播理論》的主編者,也是台灣許多新聞學教授的老師[2][3]。

生平[編輯]

徐佳士年輕時,中國大陸正值抗日時期,他學生時經常投稿發表有關抗日的時事文章,因此對新聞工作產生興趣。高中畢業後,考入了不須繳學費的中央政治學校新聞系,但大學二年級時,因響應青年軍計畫而從軍,赴昆明擔任美軍的翻譯官。抗戰勝利後恢復學業,畢業後,至南京《中央日報》實習記者。1949年,他隨報社遷台,期間並獲得獎學金,赴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大眾傳播系與史丹佛大學傳播系攻讀碩士學位。返台後,徐佳士開始在國立政治大學擔任兼課教師,1955年起在政大新聞所兼課、1959年起又到新聞系兼課,1967年辭去報社工作,專任新聞系教授,同時兼任新聞系主任;1975年擔任文理學院院長,1988年召集規劃籌設政大傳播學院[4][5]。

並曾擔任考試院考試委員、中華民國新聞評議委員會委員、行政院文建會委員及影劇傳播委員會委員兼召集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雲門舞集文教基金會董事等職,也在報紙雜誌撰寫專欄。主要著作有《大眾傳播理論》、《資訊爆炸的落塵─今日傳播與文化問題探討》、《冷眼看媒體世界》、《大眾傳播的未來》、《符號的遊戲》、《符號的陷阱》、《模糊的線》、《大眾傳播八講》等

徐佳士在政大新聞系期間致力新聞教育,他首先設立「集中選修」制度,規定學生在新聞系以外,必須任選一系選修20學分的課。為了充實學生知識,他也將當時學生實習報《學生新聞》改為以報導社區消息為主的《柵美報導》,延伸實習採訪觸角,成為臺灣第一份登記有案的社區報,並帶動日後社區報的風潮(「柵美」是指政治大學所在地的木柵和景美,即現在的台北市文山區)。他從美國帶回大眾傳播思維,培育許多優秀新聞人才,見證臺灣新聞界發展。晚年還支持倡議媒體改革,2009年獲得第一屆星雲真善美新聞教育貢獻獎,並自掏腰包補足稅金,將獎金100萬全數捐給政大新聞系,作為學術發展基金。

2015年12月22日,徐佳士因年事已高,病逝於台北。為表彰徐佳士教授的貢獻,總統馬英九頒發褒揚令,肯定他『引領臺灣新聞教育思潮,盡瘁廣電媒體傳播志業,雅化風猷,宗將陶鈞;懋績霞緒,芳垂彤史』。國史館也決定將徐佳士列入《民國名人錄》,以為流傳和紀念。

軼事[編輯]

徐佳士實際上是民國九年出生,因為晚報戶口,所以登記上是民國十年生

徐佳士因為人很高、上課的時候雙腳交叉,很像「頑皮豹」,從此學生們給他取了個「頑皮豹」的綽號。當年某屆新聞系參加運動會,女生一舉獲得田賽、徑賽總冠軍,倒是男生成績平平,徐佳士便改編歌謠自創新聞系歌:「新聞系的姑娘壯如山,新聞系的少年美如水」,展現他的幽默和親切[10]。

徐佳士生性浪漫,生活上也時時展現徐式幽默。2003年台灣SARS流行期間,徐佳士的學生,政大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在校園遇到從福利社買完綠豆的徐佳士老師,還分送一些綠豆給他,表示綠豆可以解毒。林元輝納悶科學根據何在?徐佳士才解釋,其實重點不在綠豆,而是「出門透透氣」更能增加免疫力。又有一次林元輝在學校側門遇到剛下計程車的徐佳士,一問才發現他是趁夫人睡覺而偷叫計程車出門,原本擔心他偷溜出門沒帶錢,只見徐佳士打趣地掏出小白布袋,說是隨時備好「逃亡用的銀子」,原來他又是找個理由出門透透氣。林元輝說「徐教授晚年雖然因為膝蓋不好、行動不便而遭家人限制行動,但他仍然精神奔放,經常找機會突破困境,並在生活中展現他的「徐氏幽默」,可說是生活哲學的典範」。

徐佳士獨子徐維良懷念父親的浪漫,透露年輕時徐佳士是個文藝青年,曾和同鄉一起在街頭演出抗日行動劇,因為扮演反派過於逼真,還差點遭路人攻擊,只可惜後來沒有「舞台」的機會,就轉往「講台」發展了。徐佳士非常喜歡畫畫,出國必訪美術館,行李箱裝滿畫冊,更曾說過這輩子若不作教師、想當畫家。過世後家屬清點遺物,意外發現了許多他生前的靜物攝影作品,展現他充滿藝術的一面。

政大新聞系畢業校友、電視節目主持人李四端稱讚徐佳士幽默、風趣及敏銳。有次還對他說:「李四端,我有在電視上看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在看你吧!」。

參考資料[編輯]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E%90%E4%BD%B3%E5%A3%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