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海八志工人行

出自 政大記憶網
前往: 導覽搜尋

這是一群很特別很可愛的人們。

有一個還沒解鎖前臉臭的跟誰欠錢很久不還,解鎖後比全天下國中生還欠揍低能的郭美秀。有一個一樣低能白癡,每次都最晚起床最愛撒嬌最愛整理房間,狼人殺最容易被看破的大寶寶黃詩祐。有一個全尕朵隊最會交老師朋友,最會擋酒,堪稱行動信用卡,笑聲最機掰但是人最好的摳yy。有一個常常忘記帶腦袋出門,最喜歡以各種名義騷擾其他小孩,但是吼三年級總是吼的特別厲害,床上總是佈滿大家垃圾的受害者林祐亞。有一個煮特別有一套,吃桃子也特別有一套,總是被各種理由嘴砲,也常用各種理由嘴砲別人的自作孽可憐蟲周瑜臻。有一個外表文靜但是嗨起來就會開始唱她的艾德寶貝英文歌,每次狼人殺一講話都被大家當成壞人直接票死的吳易恬。還有一個講話很靠北笑聲聽起來更靠北,在尕朵備受小女孩喜愛跟虐待,身為唯一男性的可憐獨居老人謝竣紘。

從來沒有跟任何一群人一起在一起24小時超過一個月,在這一段時間中我們一起經歷了很多,一起去冷的要死的茅坑,一起用臉盆克難洗頭,一起跟老師拼酒,一起看星星,一起在凌晨泡溫泉,一起在每個晚上開著檢討會,一起整晚不睡整理該死的圖書館。

我想,我會非常懷念那段時光的。

「8可以是8,也可以是無限」 美秀是這麼說的。